巨星秃头酱全球后援会

no

【自汉化】正太猿美

作者是ttr/とら屋

非常可爱的正太猿美,赶紧去结婚吧!

再次祝猿比古生日快乐

-----------------------------------------------------------------------------

  白三叶和普通三叶草有什么不一样吗?

  要是这么问的话,伏见君会哼地一笑,说

 “老师,这样子是不可能有女朋友的哦”

 

  奔放的夏日阳光。

  清晨,阳光穿过绿油油的树叶间照射进来,使得我的精神也爽快了起来。

  今天,幼儿园的校车也准时地到了。

“老师!您早上好!”孩子们一边十分有精神地问好一边从校车上飞奔下来,一大早就精神满满啊。

 

“秋山!早上好!…..您…”

“早上好,八田君”

 

  正满脸笑容朝我跑过来的是八田君。

  早上好!——十分朝气蓬勃的向我说完这句话后,又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吓了一跳,接着又好好地补上敬语的八田君,真的很可爱。虽然每天都是这样,但是却也看不腻,十分可爱。

 

  八田君是我担任副班主任的青组班隔壁班——赤组班的小朋友。要说起为什么明明不是我班上的孩子,为什么会对我这么热情的话…..

 

“美咲,走了”

  一大早就散发着心情十分不爽的可怕气场,牵着八田君的手的另一个幼儿园小孩——伏见君。

  虽然是我班上的孩子,但是怎么说呢,他十分的成熟。重视亲友(他本人说是恋人)八田甚于任何事物,他似乎很讨厌我和八田这样开心地说着话,无视我的存在,极度不爽地匆忙走开。等等等等,好歹我也是老师吧。早上的问候是很重要的,不是已经教过很多次了吗?

 

“伏见君,早上好”

  我为了挡住他的路弯下身子,窥视着他的表情。

  如果就这样微笑着督促他好好地打招呼的话,他的表情就会像吃饭的时候发现有芹菜时一样….

“……您早上好”

 

  毫无诚意的棒读。

 

“啧”,接着又小声地咋舌后,拉着八田的手走向教室。伏见君,你的教室不是在那个方向吧……正要这么说的时候,想想反正他也不会听,所以就没说出口。他从一到幼儿园开始,就会一直呆在八田君的身边。

  还保持着弯着背,脸上挂着尴尬不知所措的笑容的我,身后感受到来自赤组班的班主任草薙先生的心疼的视线。但是没关系,我秋山,已经习惯了。

 

 

 

“这个是喵喵”

“喵嘛(miaomia)”

“这个是汪汪”

“汪哇(wangwa)”

“n音发得不够,美咲”

“n?n?”

  到底有没有弄明白呢?八田君探过头看着伏见君手里巨大的动物图鉴,然后嘿嘿地开心笑了起来。受到八田君的影响,伏见君也轻轻的笑了,这样的两人很有这个年纪小孩子特有的可爱。真的十分可爱,两个人都是。

  八田君到现在连平假名都还没记住,而伏见君却已经能够轻松读出幼儿图本和图鉴一类书册上的汉字了。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啊,我不知不觉间也变得心情愉快起来,手指向身上穿的围裙(上面有宗像院长手制的刺绣小狗)。

 

“那这是什么呢?”

  这么问完

  伏见君连往这边瞟都不瞟一眼就立即回答道

 

“狗”

  …….刚才不是还在说汪汪吗?我对着着意料之外毫不可爱的回答露出苦笑,但是,这没什么。要是这点程度就受不了的话,我现在就不会是幼儿园老师了。

 

“猴子什么都知道,很厉害吧!”

  八田君仿佛说的是自己的事一样骄傲的昂首挺胸,伏见君虽然还是不爽我的存在,但是看着八田君骄傲的样子,也露出了开心的表情。好可爱啊,两个人都好可爱……我都沉浸于其中了。啊不行不行,我是受了青组班主任淡岛老师的命令,来这里(赤组的教室)接伏见君回去的。

 

“伏见君,要开始学习了,回教室吧?”

“啧”

 

  这是今天第二次咋舌了。

 

  但是今天已经算好了,平常的这个时候,已经咋舌咋了十几次了。“美咲,待会儿再见”,伏见君非常不情愿地和八田君告别,然后像生死离别那样紧紧地抱住八田君。每天都是这样,我已经看习惯了这个场面,但是冷静下来想想的话,还挺有趣的。

 

  伏见君从刚入幼儿园开始,就是个非常成熟、非常冷淡的孩子,在和转学过来的八田君相遇后的变化出乎人想象。他已经不再一直一个人在教室角落里看书了,而是和八田君去室外奔跑着追赶着,抓抓小虫子,和普通的孩子一般玩耍着。作为副班主任,看到这副改变非常的开心,但是却也担心起他的未来。虽然至少八田君不讨厌伏见君,但是他真的了解伏见君吗?完全存在着疑虑。而且,万一将来八田君离开伏见君了的话……

   真不想看到新闻报道里看到自己教过的孩子变得残酷血腥啊。

“猴子,好痛苦”听到八田君的呻吟后,伏见君终于放开了他,我牵过伏见君的手,把他带到了他本该在的自己的班——隔壁青组班。

 

 

  镇目幼儿园,并不是十分看重考试的幼儿园。

  以培养幼儿的主体性为目的,采用弹性的幼儿教育方针,是相比较而言的新型幼儿园。

  上午,练习读书写字,也设置了在玩游戏中学习英语的机会,午后则整个都是睡午觉和玩游戏的时间。有喜欢在绿油油的庭院里玩着泥巴互相追赶的孩子,也有安安静静看书的孩子。当然,游戏机一类的东西是没有的(最近一些幼儿园安装了wifi,让我十分惊讶)。粗壮的大树,水桶,轮胎,小水塘。正因为只有这些东西,小孩子们才会自己去考虑要玩什么。当然,我们也会给予他们一些小小的建议,卫生和危险也要好好引起注意。但是啊,要是过分地保护他们过分地小心他们,像包在棉花里一样培养他们的话,他们就不能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成长了。

  这是我们园长和副园长提出的基本理念。

 

“今天,老大呢?”

  上午上课(虽然一直都在玩)结束后正准备午餐的时候,伏见君罕见的向我搭话,虽然依旧还是那副不开心的表情。

“不是老大,是副园长吧。那个,今天确实是有事出去了,你有什么事吗?”

 

“没,他不在就行”

  伏见君简洁地结束了对话,笑了。

  啊,真是的,就算你长相很好,但这个表情也太可怕了。

 

  伏见君(一个普通的幼儿),他称作老大的那个人,是副园长周防尊先生。周防尊先生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从事幼儿教育的人,所以不知何时就被这么称呼了。虽然,有想过肯定是被吓了,但却并没有这种事发生。与看似不好接近的外表性格不同,实际上却很擅长照顾人,特别讨厌麻烦事的满满男子气概,被他人评价为“超帅气的”。

 

  “和园长先生不同类型的帅哥”,周防尊先生在孩子的妈妈们中也很有人气。在小女孩中也常有八卦——“园长和副园长哪个是你的菜?”。讨论这个话题还早了10年的小女孩们之间,每天都在讨论这个话题。担任赤组班班主任和副班主任的草薙先生和十束先生也被她们加入话题,举行了一个【帅哥总选举】,一次都没有被她们选中参与过的我真的心好痛啊。算了…..就算参加了也会惨败吧,还真是悲伤啊。

 

  总之,副园长在男女之间都很有人气,伏见君一心执着的八田君也不例外,说是头号粉丝也不过分。

  在八田君刚转来不久的时候,爬树爬得太高而下不来,副园长张开双手朝着哭哭的八田君说“喂,过来”催促八田君跳下来。八田君摇头拒绝。“没事的快下来,只是接住你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么说后,八田君跳进了副园长的手里,然后满脸尊敬的朝着副园长连声说“好厉害好厉害”。我预想了一下今天因病请假的伏见君会有什么反应,结果不出所料,反应和我想的一模一样。

 

  看着自己才一天不在就已经变成副园长粉丝的八田君,伏见君受大了极大的冲击。每当副园长一来,八田君一溜烟跑过去的时候,伏见君就用看仇家的眼神瞪着副园长。

  今天副园长不在,确认了这件事后一脸坏笑的伏见君,完全不像幼稚园儿童,好可怕。

 

“秋山,今天的小点心是什么?”

  八田君朝着正在盛午餐小零食(甜点)的我跑来。

  我们幼儿园为了让不同班级的小朋友交流感情,所以吃饭是在一起的。赤组班比青组班来的稍晚一点,一窝蜂的进来了。

“今天晚了呢”,淡岛老师对着赤组的带队老师草薙老师和十束老师批评道。淡岛老师是个对时间非常严格要求的人。

 

“呐,秋山,点心是什么啊?”

  八田君扯着我的围裙,探着脑袋往我手里看。

  喂,这样扯是很危险的。因为要是让你受伤了,可不知道我会被伏见君做什么啊。

 

“那个,今天是,草薙老师手制的蛋糕,名字叫什么……”

  早上从草薙先生那里听过了,是个很长的名字。我们班的淡岛老师把甜点等同于红豆泥,无法挽救了,然而草薙先生却好好地为孩子们做了这些小蛋糕。帅哥会做料理,真是违规啊。

  正当我歪着脑袋想去想起那个模糊不清的名字的时候,伏见君不露声色地抓住八田君的手,说

“是シュバルツバルト・キルシュトルテ”

“德国很有名的蛋糕,用巧克力和樱桃做成的。我觉得美咲肯定会喜欢的,我的那份也给你吧”

 

  这家伙真的是五岁的小孩吗?!

  怎么回事啊,这个男友力。

  シュバル….?这是什么啊?我不是家里开酒吧的草薙先生,这种华丽的零食我没吃过所以不知道。我远远的看着牵着八田君的手走了的伏见君的背影,在心里感叹道,自己输给了一个现在才五岁的孩子。没事的!我氷杜还会继续努力加油的!

 

  午饭和小点心都吃完了,就轮到睡午觉的时间了。

  已经吃得饱饱想要睡觉的孩子们,作为餐后消化运动,给自己铺床。小孩子专用的轻薄的小被子,还有短短的毛巾毯,然后把从各自家里带来的小浴巾一层层地叠在一起枕着睡。市场上贩卖的小孩子专用的枕头高度并不合格,会让孩子睡落枕,所以我们幼儿园让孩子们用浴巾叠起来,好调整自己适合的高度。

 

 “呜,不舒服。猴子,我的枕头,再帮我垫高一点”

 

 “这样呢?”

 

 “啊!可以了!正好!猴子真的什么都做得到!”

  伏见君理所当然般的帮八田君盖好被子,然后麻利的给自己的枕头调好高度。八田君做不到的事情,不管是什么伏见君都会为他做,我很担心八田君的将来……

 

 “晚安,美咲”

 “嗯,晚安,猴子”

 

  两个人紧紧牵着小手,盖好被子,睡着了。

  每天都是这样子,我已经看习惯了。

  已经有了困意的孩子们,很快就发出了安稳的呼吸声。我巡回给孩子们重新盖好被子,每次回来后都发现,八田君钻进了伏见君的被子里。连睡相都十分健气的八田君,会像约定好了一般,每次都把毯子踢飞,然后感到寒冷后,为了寻求温暖而又钻进了伏见君的被子。然后伏见君很开心的样子接受了八田君的这个行为,摸着再次熟睡的八田君的小脑袋,带着困意的眼睛里在微笑着。

 

 “这两个孩子怎么回事啊!天使!真的是天使啊!”

  十束先生一边小声的说着,一边不厌其烦的每天拍着照片和录像。

 “请别吵醒他们了”我这么说着,但是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说了也没用,所以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而且,十束先生拍的照片真的非常好看。

  我对照片的鉴赏不是很在行,但是十束先生拍的照片里,小朋友们的表情都生动的表现出来了,真的是非常好看。

 

  午睡之后,在被家长接回家之前,一直都是玩游戏或者看书的时间。

  很稀奇的是,今天八田君和伏见君分开了,明明一直都是在一起的,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悄悄走近不知为何正坐在幼儿园庭院一角的地上的伏见君。要是发出声音的话会暴露的,伏见君会像忍者一样察觉到然后逃走的。

 

 “伏见君,你在做什么呢”

  我盯着他手里的东西看。

  正在全神贯注的伏见君,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靠近。他被吓了一跳,肩膀跳了一下然后回头看向我

 “什么啊,是秋山啊”

 “…..在找个东西”

 “什么东西?弄丢了什么东西吗?掉了?”

  我对着视线重回到地面的伏见君反问道。

 “啧”,今天的第三回咋舌了。然而,在他垂下脑袋的时候我看见了,伏见君的脚边长了很多白色的三叶草。

  难道,他是在找四片叶子的吗?

  诶,可是【找到的人会获得幸福】的不是有四片叶子的三叶草吗?白色的三叶草和三叶草是一样的?不一样?嗯?

  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伏见君再一次无视我的存在,默默的看着地面。我无法忍受这种不说一句话的沉默,想着再一次和他沟通。

 

 “今天不和八田君一起玩吗?”

  附带说一句,八田君被我们班超级活泼的孩子日高君和道明寺君邀请一起去玩了,现在正在玩捉迷藏中。

 

 “差不多该来了……”

  我歪着脑袋,对他的回答感到震惊,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边,日高君正往这边啪嗒啪嗒的跑过来。

 

 “啊!在这里在这里!伏见,过来一下!”

  伏见君瞥了一眼往这边招手的日高君,然后一副麻烦的表情看向我,看吧,果然来了吧。

 

 “只有八田还没找到,帮帮忙吧伏见!”

  日高君非常悔恨的跺着脚说着,伏见君嫌麻烦的看了一眼,然后就往某个方向跑去。然后数秒后,把八田一起带回来了。

 

  八田君很擅长玩捉迷藏。因为他身子很小,经常钻进鬼(其他小朋友)认为不会钻进去的地方躲着。然而,只有伏见君不一样,伏见君一转眼的时间就把八田君找出来了,快到让我怀疑是不是他俩串通好了。

 

 “我知道美咲会在哪里”

  有点骄傲的说着的伏见君身边,八田君嘿嘿地害羞的笑着。为什么要害羞啊?有什么好害羞的吗?

 

 “下次伏见也一起来玩吧!”

 “可以啊,不过我只找美咲一个人”

 “为什么啊!也来找我们啊!”

 

 

 

  傍晚了,孩子们陆陆续续被接回家了。

  有等家长亲自来接回家的孩子,也有等校车送回家的孩子。有的家长工作繁忙没时间接孩子,于是我们晚上也看护好剩下的没回家的孩子,把他们集中在一个教室里,给他们吃晚饭,等家长来接。八田君的家长差不多要来了吧,伏见君的家长总是很晚来,他总是剩下的孩子中的一员。

  在等待被接回家的这段时间里,他俩总是一起并肩坐在滑梯上,看着美丽的夕阳。不想回去,我还要和猿比古一起玩,伏见君很开心的一边安慰着撒娇的八田君,一边享受着这段无人打扰的只有两人的时光。(明明一整天都是如此)

 

 “美咲,别哭了”

  伏见君用就算我死了也不会对我这么说话的温柔的强调对八田君说着,安慰的抚摸八田君的脑袋。平常的话都是慢慢的就不哭了,说“明天见”,然而今天却不知为何哭得停不下来。这么想着,然后注意到了。

 

  啊啊,因为今天是礼拜五啊。

  幼儿园周六休息,见不到伏见君了,所以八田君才会比以往更加的撒娇磨人。就算母亲来接了,也只会说“不要嘛!猴子不还没回家吗!我也要在这里!”,让母亲困扰。

 

 “真喜欢撒娇啊,美咲”

 

  看着啜泣着的八田君,伏见君心底里非常的开心,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放在了八田君小小的手掌上。在这里(树荫下)并不能看得很清楚,那是,小小的,白色和绿色的东西?

 

 “这个给你,不要哭了,美咲”

  八田君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小手掌里的东西,伏见君轻轻地苦笑了一下。

  他再次拿起八田君手掌里的东西,接着把它绕在了八田君细小的手指上,这是已经结成环状的三叶草,上面还有朵白色的小花。

  等等等等,这恋爱达人一般的求爱技巧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连我都心动起来……

 

  “这个,是猿比古做的吗?”

  不知何时停止了哭泣的八田君,在夕阳下举起戒指,非常开心地笑着。猿比古君微笑着点了点头,轻轻抱住了八田君的肩膀。看着夕阳下这对幸福的现充(五岁的现充),我静悄悄的离开了。

 

 “为什么是白三叶啊?八田君明明喜欢红色的,更加绚丽的花啊”

  我询问正在为剩下的孩子们准备晚饭,摆好餐具的草薙先生。刚才的事不能让我一个人看到,谁来跟我共担这种【没法赢过一个五岁小孩】的冲击吧!

  草薙先生愣了一会儿,接着笑了笑说

 

“秋山,你还是努力的不够啊”

  他一边笑着,一边单手熟练的操作终端,打开了一张植物图鉴的页面放在我眼前。

  这是什么?那个,白三叶是……

  页面上的字小到看得眼睛疼,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白三叶的详细资料。白三叶草是豆科的一种,三叶草是除白三叶草以外,其余豆科植物的称。【白三叶】名字的由来,是古代从荷兰王国在进贡的玻璃制品包装里将其作为缓冲材料充填。

   快速浏览的我,突然看到了花语那一栏。除了写有花的颜色和叶子片数,旁边还写有【幸运】和【约定】一类的词,然而再接着往下看的话,有一个显著的地方,吸引了我的视线。

 

  诶诶?等等….这个,不是吧?

 “难道……伏见君、知道这个?”

 “当然啊,他是伏见吧”

 “说的也是啊,哈哈”

  将终端关好放进口袋后,草薙先生又接着给孩子们准备晚饭了。

 

 “老师,我们结婚的时候可以邀请你哦,作为我求婚的见证人”

  伏见君笑着,还是那副很可怕的表情,迅速地坐到了自己位置上。

  真困扰啊。明明对方是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孩子,自己却完全没有胜算。

我看着伏见君的侧脸,回想起刚刚学到的四片叶子的白三叶的花语。

 

“请成为我的人吧”

 

  五岁小孩子的求婚,难道不应该更可爱一点吗?

  我十分好奇八田君意识到了的话会有什么反应,伏见君毫无疑问是真心的。

 

  不管再说什么都是浪费精力了,我去给成熟的伏见君准备晚饭的咖喱去了。


——————END——————


评论(9)

热度(117)

  1. 狗子真爱者巨星秃头酱全球后援会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我懒得要命没推荐了,但是这篇在我的推荐列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