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秃头酱全球后援会

no

【自汉化】米山——Five Years

*米山太太根据官方AS小说(伏见八田篇)以伏见视角写的

 看之前请务必要看完官方小说哦

 官方小说汉化版点我

感谢校对 @血と汗と涙の裏側のハッピー   还有Moo妹子的帮助!

---------------------------------------------------------------

  美咲,正在用我制作的手表终端和母亲通话。

 

 “噢,妈?现在在哪儿呢?”

 “不好意思迟到了,刚从学校接了小萌,很快就过去了。你和猿比古君在一起吗?”

 

  美咲看了我一眼,没有丝毫难为情地笑着答话,“恩,在一起打发时间呢,你们现在在哪里?”美咲稍稍低着头,侧脸上茶色的发丝随风摇摆着。我靠着大厦的墙壁,认真地看着美咲一边点头一边说话的样子。

 

  镇目町街道繁华,高楼林立。但也有学校、公园,或者古老的住宅街,美咲的家就是老宅中的一户,我们正朝着那里走去。离开家已经五年了,美咲在路上自言自语般地低声说道。是吗,已经五年了。我走在美咲的身边,回想起那些短暂又漫长的日子——不去考高中了。一起住吧。你父母要怪就怪我吧。这样认真地夸下海口,我们离开各自的家开始一起生活,那是在五年前了。

 

  美咲大概觉得这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吧?但是,我却觉得这些事情如同发生在昨天。今天就放弃升学啦!这么说着的美咲,脸上满是爽朗的笑容。你也没怎么为升学考试而努力吧,我笑着说。两人一起找的坏了的生活用品。难吃的菠萝火锅。铺在地上的瓦楞纸板和暖桌。一切记忆都鲜明如昨日。

 

 

 “五年了啊,真没感觉到已经过了五年,仿佛就还像昨天一样!”

 

  我吃惊地停下来脚步。美咲双手抱着脑后,继续开心的向前走着。

 

 

 “发生了很多事呢…总觉得…真的发生了非常多的事…但是!猿比古能来我家,在这之前从来没想过呢!怎么说呢,那个…虽然开心的事我都记得,但是不开心的事已经忘光光了!”

 

  变得只有这么点了。美咲转过身,用双手压缩着五年的回忆。我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鸟脑袋吗”。美咲的脑海里,和我在一起时的记忆还依旧清晰,我不在时的记忆则作为不愉快的记忆被压缩了。然后我的嘴角一直笑着,“怎么还笑啊!”美咲边说着,边开玩笑般的朝我飞了一脚。

 

  我们的脚步,在一家汉堡店门口停了下来。不凑巧的是,现在正好是【菠萝汉堡】这种奇怪的期间限定汉堡的销售期间,店铺的窗户上贴满了一排排的宣传海报。在这家店的门前,我们和八田妈妈碰头汇合了。说起来从那之后我已经好几年没去过八田家了。

 

  美咲的母亲似乎说了很多次「把猿比古带回家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要见我,也许是同样留着爱关心人的血的家伙吧。一开始,我说着「什么啊」「真麻烦」之类的话,不认真地拒绝着。美咲却学着母亲说话的声音,说「萌和实也很想见你」「只是吃个饭都不行吗」。美咲这么说着,我不自觉地笑着一起来了。

 

  美咲看着这奇怪汉堡的广告走不动了。

 “这个好好吃的样子!对吧!”美咲这么说着,征求我的同意。我无言地摇了摇头。

 

 “什么啊,我们去买吧!”

 “吃的东西,你家人都准备好了吧”

 “虽然是这样没错啦,但是就算肚子吃的饱饱的,我也还能吃下我喜欢的东西!”

 “就算饱了还能吃下喜欢的东西…你是女孩子吗”

 

  无聊又令人怀念的拌嘴。

 “什么啊,你这家伙吃的还是这么少”美咲一边说着关注点不对的话,一边眼神停留在了店旁的自动贩卖机上。接着

 “啊——可乐!喝吧!你这家伙,很喜欢这种碳酸饮料吧?”美咲这么说着,然后就像记得很重要的事一样洋洋得意地笑了。

  “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啊…”我冷淡地说道,然后又补充一句“可乐就好”

  美咲很开心的样子,买了两瓶可乐,把其中一瓶扔给了我。

 

  如果说最后一次去美咲家是很久之前的话,那么两个人一起喝可乐就更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可乐瓶上水汽的冰凉渗透进手掌。看着瓶装的可乐,就会回想起尊哥。连我都这样,美咲就肯定会回想起了。我们俩就这样还没打开可乐瓶盖,就说起了尊哥。如果没有石板,就不会遇到尊哥,就会过上不同的人生,美咲罕见地严肃说道。是啊,就像你说的,你被尊哥强大的力量吸引了。只要没有石板的话,你只会跟我在一起做些愚蠢的事。所以没有石板的话更好。虽然心里这么说着,一开口,说的话却仿佛是另一个人说的

 

 “就算没有石板,你还是会遇到尊哥的吧。因为你总是在这附近闲逛,总有一天会遇到的。然后尊哥长尊哥短地围着转。尊哥不管有没有力量,其实都是一样的吧”

 

  话的后半带有了挖苦的味道,美咲一副认真的模样听着,然后就慢慢的开心起来,笑着感叹道“是么…是啊”。因为力量而聚集在一起的伙伴,由于失去力量而失去依据,吠舞罗会不会不再存在啊….美咲担心的这些事我都非常的清楚。然而,就算没有了力量,在一起的同伴终究仍聚在一起,就像曾经拥有力量的时候。这么想着,我自嘲地笑了笑。

 

  这个时候,美咲的妈妈打了电话来

 

  街边的树木焕发新绿,树影落在道路上。美咲走在斑驳的影子上,和我继续聊着天。突然对面传来了非常有活力的声音:

 “哥哥!”

  美咲抬起头,看到的是正往这边来的背着书包的萌和母亲。已经小学二年级的萌穿着和书包颜色一样的短裙,搭配着薄薄的针织衫。和美咲一样发色的头发,被扎成两个小辫子。看到美咲后,就放开母亲的手,滚动一般朝着这边跑来。

 

  已经这么大了啊。以前看到的时候还是个小婴儿。我意识到,五年的岁月并没有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短暂。

 

 “萌!不要摔了!”

  在美咲以哥哥的口吻嘱咐妹妹小心的时候,车道旁响起了车的喇叭声。摩托车上的男人十分害怕地尖叫着,竭尽全力使自己不被甩下车,摩托车被类似赤组那样的火焰包裹了起来。

 “异能暴走了!”

  这都是绿组遗留下的后患。被解放了的石盘所释放的力量,仍旧还会引起这种突发事件。摩托车发出强大的引擎声,驶上了汽车顶接着冲向空中,落地后在开始地面上成Z字型飞飙着,那里站着八田的妹妹,八田的妈妈发出惊叫声。

 

  美咲的动作更快,把手里的可乐扔向我,然后夺过呆立住的快递员手里的送货平板车,把平板车当作滑板滑翔着,插进了被火焰包裹着的摩托车和妹妹的中间,在空中从平板车上跳下来,抱住妹妹。尽管被踢飞的平板车撞上了摩托车,但是摩托车暴走的趋势并没有减弱。

 

  千钧一发之际,我把接住的可乐还有另一瓶可乐一起抛向空中,右手投掷出小刀。三把小刀刺在了美咲和摩托车中间的地面上,从小刀上发出的蓝色的光芒立刻形成了一道网,挡住了摩托车。虽然摩托车上的人被甩下车了,但是摩托车还依旧朝着保护着妹妹的美咲猛烈冲去。我大声地咋了咋舌,对射出的小刀们又注入了一层力量。网散发着强烈的蓝色磷光,总算是把摩托车给弹飞了。包围着摩托车的红色火焰消失了,车体摔向路面,撞在了路边栏杆上。我松了口气,稳稳接住了空中落下来的两瓶可乐。路边的围观群众发出了沸腾的掌声。又不是街头艺人啊。我板着脸,将左手里多余的几把小刀收进了袖子里。

 

  巡逻中的秋山和弁财赶来了,S4的紧急车辆也很快到了现场,把车主和车子一起带走了。美咲和他的妹妹都没有受伤。小萌久久地贴着美咲,美咲摸着她的脑袋安慰她已经没事了,于是她才放松下来,在母亲紧紧的怀抱中放肆哭了出来。美咲温柔地看着她们,然后支撑着膝盖站起来,对我耸了耸肩笑道。

 

 “啊,帮大忙了,谢谢啊!”

 “…因为是工作”

 “你当了萌的英雄呢。很帅!!之类的吧”

 “别开玩笑了,说了只是工作而已”

 “真是的,一点都不坦率。话说,你不跟着一起回去工作没关系吗”

 “今天我不上班。而且也不是必须我在才能解决的案件。还是说,不去你家,没关系吗?”

 

  这么说完,美咲呆住了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不不,因为很期待你来,所以能来就来吧!请一定要来,拜托你了(棒读)。说起来,你还是老样子,这么别扭”美咲一副可疑的表情说道。看着美咲那样的笑脸我无言以对,只好板着脸一声不吭地把手里两瓶可乐中的一瓶扔给了美咲。然后从袖子里滑出小刀,为了湿润干渴的喉咙,用小刀划开了瓶盖。然后,那个瞬间。

 

  噗咻——!!可乐猛地喷发出来,眼前被染了一片茶色。

  是啊。可乐被那么用力地抛了摇晃之后,打开盖子的话理所当然就会成这样吧。我面无表情地为自己的愚蠢感到羞耻。虽说刚不久才抓捕完异能者,然而现在还是完全冷静不下来。

  小萌抬头看着湿漉漉的我,放声大笑起来。自己不仅仅像是街头艺人了,而像是滑稽演员。

 

  意外的,美咲没有笑。她摸了摸妹妹的头。“好勒!我来陪你吧”,美咲这么说完,用牙齿咬开了可乐瓶盖。因为是用嘴开的,然后碳酸就冲着美咲的嘴里猛地喷发。

 “噗哇——!?噗诶,噗诶诶诶哈”他笑着大口吞咽喷涌而出的可乐。

  我笑了出来,忘了自己也湿漉漉的事实。被黏糊糊的可乐沾满的我俩,同时对上了视线,然后大笑了起来。这种事,完全没有必要陪我吧。真是完全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真是个笨蛋,十分有趣的笨蛋。

 

 “你是笨蛋吧”

 “噢。笨蛋这事就交给我吧!”

 “别嚣张啊,笨---蛋”

 

 啊啊。

 这个感觉。

 

  我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些场景。教室的一角,染上夕阳颜色的窗帘,随风轻轻飘动。夏天,每一分钟交换一次团扇的回家路上。放学后的音乐教室里,高音完全跑调的美咲的歌声。上下铺的床,谈论着谁睡上谁睡下这种无意义的话题。我笑着闭上眼睛,然后轻轻咬住嘴唇。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某些东西会从我心底深处溢出然后做出某些出格的事吧…比如,在这马路上,忘情地,紧紧地抱着美咲。

 

  美咲的妈妈呆看着一直笑着的我们俩,训斥道:

 “真是的,你俩到家后,赶紧洗澡换衣服!”

 

  美咲的妈妈和妹妹在前面走着,美咲在后面稍稍有点距离地跟着,湿透了的前发下面,美咲的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

 

 “…怎么了啊”

 “我啊”

 “什么”

 “虽然我并不喜欢蓝衣服的蓝光,但是你刚才真的非常帅气!”

 

  美咲这么一说完,突然立马从我身边离开,小跑着赶向前面的妹妹。

  什么啊可恶。如果说我是别扭的话,你这家伙也坦率过头了吧。笨——蛋。

  我凝视着在母亲身后正在边和妹妹嬉闹着边走着的美咲的背影,然后大步的向三人追赶去。


评论(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