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秃头酱全球后援会

no

【自汉化】春、跳ねる

*作者是ari*太太

*扫文推荐by @狗子真爱者 

*校对by @血と汗と涙の裏側のハッピー   @狗子真爱者   么么哒

二期结束后,猿美两人去酒吧喝酒的故事


---------------------------------------------------------------------------

首先是喝啤酒!

虽然我第一次喝啤酒的时候,不懂这么苦的饮料到底哪里好喝;但最近,却也开始感到它的美味之处了。啤酒喝到嘴里的瞬间,碳酸在舌尖上爆裂,接着非常刺激难耐的苦味在喉咙里弥漫开来。真爽啊,我情不自禁地说道。玻璃杯也冰凉冰凉的,让人喜欢,让连指尖都滚烫发热的我,立马全身都凉爽了下来。

那家伙,在我身边。

仅仅因为这个,就让我短暂忘却了燥热的身心。


「要点些什么?」

我把菜单递给了猿比古。虽然饮料很快就点好了,但还在烦恼着要点些什么小食。菜单上的菜名用片假名一排排的写着,因为猿比古非常的挑食,要点些什么好呢,难以决定。

今天,预约这家店的人是猿比古。

第一次和猿比古去酒吧喝酒的时候,果然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有点冷静不下来。那家店在我打工的地方的附近,每次路过的时候会在意,想着什么时候能和谁一块儿来这家店。能和猿比古一起来太好了,在这里彼此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论各种话题,愉快的氛围下吃吃喝喝直到尽兴。

所以,下次重新选择的时候,去的酒吧便由猿比古来选,再下一次就还是由我来选。就这样无意识的轮流选择酒吧,一起去喝酒也渐渐成了我们的习惯。

「随便点就行吧」

猿比古接过菜单,就瞥了一眼,然后马上就喊服务员过来点单。他真是敷衍啊,感觉只能靠我了。我把菜单抢了过来,偷偷点了一盘蔬菜沙拉。猿比古挑了挑眉,多少有些不情愿的样子。

「这个,我会全部吃了,不行吗?」我撅着嘴说。

 那随便你吧——他这样叹气。

 

啊,这种感觉就像走在钢丝上。

 

就仿佛如今还处在对立状态一样,话语之间,总觉得,还隐藏着危险。

像走在不平稳的钢丝上一样,稍稍破坏了点平衡的话,就会吵起来,打起来。 不过现在双方的态度都缓和了下来,所以还不至于此。

饮料和小菜端上来了。啤酒杯的边缘,满满都是泡沫。雪白柔软的啤酒泡沫,还有在灯光照射下闪闪发亮的黄色液体,两者相互辉映,十分漂亮。

「啤酒和泡沫,比例7:3的话是最好喝的!」我告诉猿比古。

「反正又是从草薙先生那里学来的吧」

听到猿比古这么说后,我诚实地点了点头。

「美咲的笨舌头,尝不出什么美味吧」

听到咋舌和令人讨厌的话,我怒火中烧。充满危险的钢丝啊。很容易就会失去平衡,从上面掉下去。我正要顶嘴的时候,猿比古突然指了一下我的啤酒杯。

「8比2」

「诶?」

「你的啤酒,与其说是7比3,不如说是8比2。遗憾啊,不是黄金比例」

我把脸凑近手边的酒杯对着它看,就算我皱着眉仔仔细细的盯着看,说实在的,7和8的区别太小了,我分辨不出来。

「泡沫比例小的话,酒不是可以喝的更多吗?所以啊,不是还不错吗」

我非常不甘心地说道。

「没错啊」猿比古的嘴角缓和了,就那样嘴唇贴上了自己的酒杯。嗯…果然。不可思议地没有吵起来。

「喂!还没有干杯吧!不要先喝啊!」

「没必要特意干杯吧」

第一次和猿比古来喝酒的时候,说着庆祝彼此都平安完成任务回来了,然后碰杯。之后,工作辛苦了之类的,打工很顺利之类的,说着各种各样的理由而强行干杯。但是…对了,原来是这样啊。

就算没有特意干杯的理由,普通地坐在一起喝着酒也很好。

意识到了这点,我的心里一点点暖和了起来。两人走到今天这一步,总觉得走了非常长的一段路。老实说,我从没想到如今这样的日子会真的到来,即便我在心里一直在祈祷着,希望着。

猿比古和我,如今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呢。亲友、最重要的伙伴、背叛者,那现在呢?我已经不认为猿比古是背叛者了。那么是朋友?不,不是,这一点我很清楚,因为…

我目不转睛的望着倾斜的玻璃杯边上猿比古的嘴唇,碧蓝色的酒荡漾着光芒。

猿比古意识到了我在看着他,于是把酒杯放在桌上。

「美咲」

他动了动食指,招呼我过去。像招呼家养小狗一样,随意的举动。

我才不是你这家伙的狗。汪汪!这么想着,我保持坐着的姿势,把屁股往旁边挪了挪。猿比古预约的是一间包厢,里面有一张半圆形的沙发,中间包围着一个圆形的桌子,入口处轻轻的小竹帘在摇晃着。

猿比古的手指招唤着,受手指的引诱,汪汪,我渐渐地靠近,很快就坐到了他旁边。怎么了啊,我眼神往上看,凝视着猿比古。猿比古,用那根招呼我的细长的手指,突然用力的抬起了我的下巴。我的嘴唇上感受到了,微甜的鸡尾酒的味道。

接吻了。

我慌忙推开猿比古。

「喂,别开玩笑了,醉鬼,在这种店里!」

「又没人看到」

猿比古笑了笑,看向包厢的入口处。包厢内灯光很暗,外面的走廊上有店员时不时的走来走去,走廊上的灯光,通过竹帘,渗进微弱的光。

「就没人看到也不能做吧!别开玩笑了」

「因为美咲一副很想接吻的表情看着我啊」

「才,才没有那种表情!你连眼睛都醉得看不清了吗!」

猿比古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然后像没事一样重新开始喝酒。这个醉鬼……我迅速回到自己原来的位子。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不出口重新做回朋友。

因为我和猿比古接吻了。


 

第一次接吻,是在第二次一起出来喝酒时,从酒吧里出来后发生的。

猿比古很忙,我可以跟他说下次再一起出来喝酒吗?可以跟他做下次的约定吗?还想再和猿比古多说一会儿话,想和以前一样两个人很自然地肩并肩在一起。不要这么快回去,我抓住了猿比古的手,紧紧握住。

接着,我听到了他在小声吸气。不知何时,猿比古的脸已经靠近在我眼前。……呆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彼此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那个吻,只有短短一瞬。

在我还在发愣的时候,猿比古的嘴唇已经很快离开了。

我正要发牢骚,揍猿比古之前,猿比古先开口了

「下次去喝酒的酒吧,由美咲决定」

「噢」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因为猿比古喝醉了。我这样解释给自己听,对于猿比古突然而来的亲吻也就不再疑惑了。因为约定好了下次还跟猿比古一块儿喝酒,我十分开心,所以也就忘了这个突然的事故。即便,之后每一次出来喝酒,猿比古都亲吻了我。

 


真是个喜欢胡来的醉鬼。我侧视着猿比古。

猿比古若无其事的样子,手里摇晃着酒杯,杯子里的冰块发出卡拉卡拉的响声。

我也试着摇了摇我的啤酒杯。细小的啤酒泡沫猛地浮起来绽开。


 「啊——已经关门了吗」

「当然啊,你以为现在几点了啊」

「猿比古和兔子的合影,还没拍到呢!」

「没必要特意拍吧」

在被拉下的银色冰冷的卷闸门前。面着大声抱怨着的我,猿比古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这是一家小型的宠物商店,去喝酒之前,我们两人顺道来了这里。因为猿比古今天预约的这家店,人气很旺,所以没能预约到合适的时间。和猿比古在约好的地方碰面后,正准备在预约好的时间点之前,顺路去游戏中心的时候打发时间的时候,我被忽然被路边店铺橱窗里排列着的可爱小动物吸引住了,朝那边走去。猿比古虽然一脸的不情愿,但还是拖着脚进了店里。

小狗,小猫,还有颜色很漂亮的小鸟们。在这些软绵绵,圆嘟嘟的小动物面前,我大声嚷嚷了起来。

忽然眼神停留在一只过于活泼的一只小兔子身上,它激烈地一蹦一跳着,仿佛要跳出笼子一般。

茶色,垂耳。吊起的杏仁一般的瞳孔,与其说是可爱,不如说是神气十足。

「真像美咲啊」

「哪里像了!才不像!」

「不,根本就一模一样啊。你跟它站在一起试试。美咲的尺寸的话,也能放进这个笼子里吧」

「别开玩笑了!我才没有那么小!比起这个,那边那个家伙,跟猿比古很像不是吗」

我指向了旁边笼子里那只黑色的,有些消瘦的小兔子。明明刚刚旁边的那只还很有精神的活蹦乱跳,而这只却一动不动,安静地蹲在角落里。

「完全不像!」

「不,一模一样!」

当我们正在兔子们面前吵吵的时候,店员突然插进话来

「愿意的话,要不要抱抱它们呢?」是个女店员。

猿比古小声的咋了咋舌,在我慌慌忙不知所措的时候,店员打开了刚刚那个笼子,把那只活蹦乱跳的茶色兔子抓了出来。

「这个孩子,虽然很活泼,但是有人抱它的话,很快就会乖乖的哟~相反,旁边那个黑色的孩子,如果被抱的话会变得非常暴躁」

接着,不知什么时候,茶色的小兔子已经在我胳膊中了。

摸上去柔软的毛和微热的体温,让我心跳不已。然而本应该很乖的小兔子,突然暴动了起来。这家伙怎么回事啊,跟说好的不一样啊。在被女店员抓住的时候,明明一动不动,像个玩偶一样,。

为了不让兔子从手里掉下来,我手忙脚乱。

「美咲」

听到呼喊,我朝猿比古望去。

咔嚓。

响起了相机的快门声。我正对着终端,被拍下了照片。

「真的,一模一样」

猿比古放下终端,小声嘟囔道。

因为太突然了,我手中的小兔子也被惊得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我才对猿比古抱怨说「不要随便乱拍啊!」,手中的小兔子也回到了之前活蹦乱跳的状态。

「喂,猿比古,你抱抱那只黑色的兔子吧」

「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猿比古轻轻地抓起茶色的兔子,把它放回了笼子里。

「呐,也让我拍拍猴子的照片嘛」

猿比古无视我的请求,拽着我把我拉出店门。



信号灯变绿的人行横道上,我只踩着斑马线,蹦跳着过了马路。

回去的时候没能看到兔子,所以我就学着兔子跳来跳去。蹦蹦跳跳,蹦跳跳跳。

 

「很危险啊,别摔了,醉鬼」

「才不会摔跤啊。你在对着谁说话呢,醉鬼」

脑袋里记住里斑马线间的距离的话,就算不往下看,也能准确的跳到斑马线的范围内。我把慢悠悠走着的猿比古扔在后面,很快就过完了马路。

说起来,HMR墙上的照片里,猿比古一直看向别的地方。这个不肯老老实实拍照片的家伙,休想让我乖乖等他。

现在走着的普通人行道上,并没有斑马线,不能学兔子跳了吗。没办法,我只能走在路边笔直的白线上。我两手伸直保持平衡,努力不踏出白线外面。

深夜,通往住宅区的路上已经没有行人和来往的车辆了,十分安静,但是身后还是有紧跟的脚步声音传来。

「你果然是喝醉了吧,你家不是这个方向」

「我才没醉,我只是在送独自回家太危险的醉鬼回家而已」

「被一个醉鬼送,真是开心不起来啊」

我在说谎。

事实上,我真的很开心。

因为,在进酒馆之前,我们俩准时在约定时间碰面了,并没有迟到,然后就这样两个人一直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因此尽管已经是这么晚的时候了,也还是想路过一下再去看看宠物店。从酒馆出来后就这样分开说再见的话,很寂寞。猿比古能送我回家,两人能一起再走走,很开心。 

已经走到钢丝中间了。

 我得和猿比古更加坦率地交流。大概还是有一些冷场——平时就沉默寡言的猿比古,在这样的情况下更为甚之。在听到猿比古不耐烦的咋舌之前,如果我没能坦诚的表达,会怎么样?

我停住了脚步,在暗淡的街灯下,我身后的脚步声也停住了。我就这样保持着双手伸开的样子,迅速地转过身来。

白线上稍微有点距离的后方,猿比古正处于我的正后方。仅仅因为这个,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真没办法啊,那就让猿比古送送我好了」

很遗憾,没能百分百坦率的说出口。如果要说「你能送我回家,我很开心」的话,总觉得,太羞耻了。

但是我朝着猿比古,笑了起来。

 咔嚓。

 我脑海中回响起了快门的声音。在那时,随意地就拍了我和兔子的合影的猿比古,说着「真像啊」,然后温柔地微笑了。

——十分,美好的笑容。

我也好,我手臂里的兔子也好,都被这个笑容迷住,愣住了很久。

我想着把那一刻的猿比古拍下来,所以就想再次去一趟宠物商店。我一直学着小兔子跳来跳去,也是因为想看看猿比古的笑容。

仿佛在重现脑海中深深印刻下的猿比古的笑容一般,我也试着微笑了。

开心的心情,大概仅仅通过这个就能传达了。

猿比古的瞳孔微微的睁大,下一秒,则强势的向我袭来。

「呜哇」

在手腕被抓住之前,我的身体向后退去。

要接吻了。

被猿比古亲吻了多次的我,要被亲吻时候的气氛,不知不觉中也变得能读懂了。  


两次中的一次,能完美地从猿比古想抓我的手中逃脱,对着扑了个空的猿比古,醉醺醺地笑着。

两次中的另一次,被抓住,接吻。

这么拼命地想要吻我吗?就算我逃走也要抓回我,就这么想要亲我吗?真是个麻烦的醉鬼啊。没办法,就让你亲好了,抱着这样的心情,接受了猿比古的吻。


言归正传,今天也在店里亲吻了。这样的话,下次就该轮到我逃开了。正要甩开仍要抓我的猿比古的手时,突然意识到了某件事。

因为思绪只顾着那件事上,然后就被猿比古抓住了。我下意识大叫了一声。

我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被抱住了,嘴唇被覆上。

这都是因为我醉醺醺的脑袋因为刚才意识到的某件事而震惊了。

在店里亲吻的时候,猿比古只是喝了少许鸡尾酒。完全没有喝醉。

至今为止的每一次亲吻,都是在两个人狂饮后从酒吧出来,在即将分开的时候发生的。我一直认为,猿比古是因为喝醉了,失去了正常的判断能力,所以才会吻我。原来是这样啊,就算没有喝醉也……想要和我接吻啊。

猿比古紧紧地抱着我,在我唇上落下啃咬般的轻吻。我稍微有点缺氧了,于是在猿比古的嘴唇好不容易离开一点点的缝隙里,张开嘴换气。仿佛在等待这个瞬间一样,猿比古的舌头,滑进了我的嘴里。

和猿比古亲吻的次数里,两次中有一次是……舌头互相交缠深吻。

说起来,只有第一次接吻的时候才是轻吻,最近这段时间,大部分时候猿比古都会把舌头伸进来。刚刚在店里接吻的时候,因为自己飞快推开了猿比古,所以还没能进行到这么强烈的程度。现在也推开的话不就好了吗,我这么想着,然而自己被猿比古抱得紧紧的,根本推不开,使不上力。

在猿比古的怀里,被亲吻了很久很久,脑子里已经模模糊糊了。那些小兔子们,不论那只被我抱了之后就很暴躁的茶色兔子也好,还是那只平常很温顺一旦被抱就暴躁起来的黑色兔子也好,被猿比古抱着的话,一定也会安安静静的。因为模仿着兔子的我,在猿比古的怀里,变得如此温顺了。

 


春天的夜晚,弥漫着甜蜜的气息。是房前院子里,刚开始发芽的树木花草的气息。

猿比古的态度也很甜蜜。在夜晚黑暗的道路上,我和猿比古手牵着手走着。

在结束了长吻后,如果我摇摇晃晃站不稳的话,猿比古会拉着我的手走动起来。

「不要摇摇晃晃的啊,你今天喝得太醉了」这么抱怨着。我会站不稳,都是你的原因啊。想要这么还嘴的时候,却支支吾吾起来。

--------猿比古的唇也,很甜蜜。

是因为猿比古喝了甜甜的鸡尾酒的原因吧。张开嘴唇蠕动舌头的时候,嘴里甜蜜的感觉,融化在了夜晚的空气中。接着慢慢的,空气也变得越来越甜蜜了。不论哪里,都是甜蜜蜜的,真是让人心痒痒。想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起来。

「下次,要去哪里喝?」

许久后,猿比古小声问道。噢,下次该轮到我决定去哪家酒吧了…..

「要来我家喝吗?」

我嘟囔着说,虽然有点苦恼,但还是试着提出来了。从以前开始,就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去店里喝酒的话要花钱,虽说工作还比较顺心如意,但就像这样一直在外面喝酒的话,钱包也会变得紧张吧。我公寓的房间很小,也说不上整洁,只是两个男人喝酒的话,空间还是足够的。而且,不仅可以不顾时间尽情地喝,而且也不必在意猿比古因为工作原因而迟到,我觉得是个好点子。

听我说完,猿比古突然停下了脚步。

在猿比古前面,快一两步走着的我,也跟着停了下来。突然看了看周围,已经到了我居住的陈旧的公寓大楼前了。什么啊,就已经到了吗。正准备放开牵着的手时,却被猿比古紧紧地握住,抽不开手。

「喂,猴子,该放手了」

「美咲,你这样引诱我,知道意味着什么吗?做更进一步的事,也行吗」

「哈?什么?」

猿比古大叹一口气,用力的把我拉了过去,抓着我的肩膀,嘴唇靠了上来。又是一个吻。猿比古激烈地吻了起来。

「不要啊」

说实话,今天亲得也太多了。我用手掌推开了猿比古的脸。

「怎么了啊」

「为了能让笨蛋也明白,所以想用行动来表明。果然还是没办法传达给美咲」

猿比古抓住我在他脸上的手,紧紧握住,发出一声焦躁的咋舌声。

怎么回事啊,又要走钢丝了吗。

「不好好说的话…我明白不了啊」

「……是啊」

猿比古这么小声的嘟囔着,抓着我的手,响亮地吻了吻我的手指。食指,中指,无名指的指尖,猿比古的嘴唇在上面一个个吻过。

「喂,在,在做什么呢」

这才不是在好好说吧。为什么又是吻啊。

但是嘴唇以外的地方被吻,还是第一次。指尖微弱地感受到了,猿比古嘴唇冰凉的触感,我强烈惊慌起来,出了一手手汗。猿比古的嘴唇温柔地落在了我的指尖,手指根,手掌和手腕上。

在手腕上用力的吸了一口后,猿比古的嘴唇离开了。

「如果只有两个人在房间里喝酒的话,想做更进一步的事」

「更进一步?」

「比吻更进一步的事」

漆黑的夜晚,猿比古的瞳孔里发出微弱的光芒。在这个气氛中,我依旧不是很明白猿比古话中的意思。------比吻更进一步的事?什么啊,不明白啊。

「亲吻美咲,推倒美咲,想要抱着美咲」

猿比古的脸突然凑近,在我耳边用令人身体酥麻发软的色情的声音说

「…想和美咲做爱」。

我本来还有些醉醺醺的脑袋,猛地清醒了过来。等等。这么说来,也就是。

「想要进到美咲的身体里面」,猿比古轻轻的从上往下抚摸着我的背部。猿比古说的话,我总算是明白了,很快就觉得脸上发烫了起来。

「哪天有空的话,我会再联系你的。美咲也做好准备吧」

「诶?不,因为…」

「美咲今天酒喝的太多了很危险,快走吧,早点回屋里去」

猿比古把我正面朝着他的身子迅速转了过来,推了推我的背,用力把我强行推到了公寓的楼梯前。

「喂,别推我啊。刚刚的话,还没有说完呢,那个,做….」

「别说了,快回去。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会冲进你家里,强行和你做的。趁我现在还冷静,你快走吧。我会一直在这里看着,等美咲安全进家门的」。

被猿比古的话弄得慌张的我,开始上楼。

咔咔,安静的夜里,响起刺耳的金属声。

 

也许,我早就已经明白了。

和猿比古接吻的那时,因为已经沉醉了,接了毫无空隙的深吻。

因为接吻,是和最喜欢的人一起做的事。只是喝醉了而已,我这样含糊其辞地说服自己。事实上,只是害怕明白猿比古真正的心而已。自己也喝醉了,索性装作一个笨蛋,就那样毫不抵抗接受了猿比古的吻。

虽然我本来就是个笨蛋。

在楼梯还有最后一台阶就走完的时候,我停住了脚步。

明明决定好了要坦诚面对猿比古,自己却完全没有做到。但是啊,就按照猿比古所希望的那样,全部都做的话就行了吗?接吻,还能接受。但是比接吻更进一步呢?……我俩的关系,一定会和以前不一样了。

的确已经无法回到曾经背靠背一起战斗的时期了,这点我是很清楚的。尽管如此,这种偶尔可以一块儿出去喝酒,笑着聊聊天的关系,在我看来还是不错的。

但是,猿比古无数次吻我,让我明白猿比古所希望的我们俩之间的关系,是更加特殊的关系。

对我而言那是未知的世界。和轻轻松松的走上楼不同,是我跳跃着也翻不过去的高墙的另一面的世界。

所以没办法就这么简单地和猿比古做那些事。

我偷偷地转过身看着楼下,猿比古依旧站在那里。在和我眼神交汇后,嘴唇动了动,在说「快回去」。什么啊,真的在目送我啊。

楼梯的最后一个台阶。

一蹦一蹦,我跳上了台阶,走完了楼梯。



「今天下班早,去美咲家喝酒」

正当我看到猿比古传来的简讯时,我从脚下的滑板上摔了下来。因为运动神经发达,所以没有受什么大伤。但是,从精神方面来说我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这天是在那天过后的一周后,一转眼的功夫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想来想去,想不出要怎么回复。

我要怎么办?我想要怎么办?下不了决心的话,那就干脆拒绝好了。但是,要怎么拒绝呢?我今天是早班,所以现在刚好正要回公寓区,而且明天是休息日,不用上班。猿比古是调查好了吗,选了个这么绝妙的日期,真让人起疑心。完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如果只是喝酒的话,还是十分开心的。

和猿比古一起喝酒谈心的机会,不想错失。如果气氛变得很奇怪的话…那个时候,就那个时候再去考虑好了

我的手指颤动着,在终端上打好回复。

「噢」

就只是回复这个,就花了相当长的时间。

对方仿佛一直在等着一样,很快就回了信过来。

「酒水和小菜,我会在路上随便买一些,美咲只要提供场所就够了」

「交给我吧」

「我19点过去」

我叹了口气,把滑板抱在怀里,改成步行。 因为要是再一不留神从滑板上摔下来的话。是很危险的。

 

虽说房间很小,但是房间里也没什么东西,所以也不需要怎么收拾。

然而被子一直就这样铺着的话,本来就很小的房间就会变得更拥挤了。虽然我把它当坐垫来用,但还是收起来比较好吧。

说起来那家伙会留下过夜吧。被子只有一床,虽说两个人能盖下一床被子的话,也没有必要两床,但是他说了想做,做爱。

不,不会一起睡的,我也不会让他住下。

我把被子卷成一团,塞进了壁橱里,顺手启动了清扫机器人。把小矮桌放在屋子正中央,擦拭干净桌上的少许灰尘。…不要搞得像第一次带恋,恋人来家里一样啊。就只是像以前一样,朋友来家里喝个酒而已,我太过于在意了吧。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洗澡间和厕所都已经被我洗刷得干干净净了。不,他不会住下的,我也不会让他在这里泡澡,但是厕所还是会用上的,所以我才打扫干净的——我妈告诉我,用水的地方一定要保持干净。仅此而已。

虽然猿比古说他会买酒菜过来,我还是稍微准备一点比较好吧。要准备些什么好呢,冷静不下来。我站在厨房里,把菠菜用开水煮过一道后,浇上酱油。不管怎样,那家伙是不可能买蔬菜过来的吧。对了,把饭也煮好吧。茶泡饭也很不错。吃完后,要做些什么呢。

在做着这些准备的时候,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我凝视着手表。

因为紧张,手在微微颤抖着。脸也变得红了起来,身上冒出奇怪的汗。我无数次看向门口。在19点过了一些的时候,终于响起了门铃声。终于来了啊,真慢,大概是过了最紧张的时候,我意外冷静地出门迎接他。

一打开门,就看见猿比古两手拎着满满的超市塑料袋站在门口。

「买太多了吧」

我从猿比古手里接过一个袋子,准备再接过另一个的时候,伸出的手被他无视掉了。

「剩下的明天再吃不就行了吗」

明天…果然今晚要留下来啊。不,等等。只是【我】明天吃了就好,并没有说【猿比古】明天来吃。嗯,我要冷静…

「你明天,要很早去上班吗?我明天…」…休息,刚要说出口,突然意识到不对啊,这邀请一般的台词是怎么回事,我咕噜咽了口口水,把嘴里的话也咽了下去。冷静下来啊!

在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时候,猿比古已经很快走进了屋子里,把身上薄薄的外套脱了下来。

「美咲穷得连衣架都没有吗」

「别小看我!那种东西肯定有的吧!」我一边跟他斗嘴,一边接过猿比古递来的外套。在我把衣服挂到衣架上去的时候,猿比古盘着腿坐在小矮桌前,彻底放松了下来。

这幅场景看上去十分理所当然,十分的自然。我稍微有点愣住出神。

就是这样啊,只要普通的喝喝酒聊聊天就好了啊。不去想那么多其他的。

猿比古把罐装的啤酒和饮料之类的摆到桌子上。我呢,也打开从猿比古手里接过的超市袋子。袋子里装着超市买来的油炸食品,坚果还有芝士鱼糕等等食物,我把它们还有之前准备好的菠菜都放在桌上,然而放不下,所以干脆直接放在了榻榻米上。

「果然还是买太多了啊」

「因为你桌子太小了吧」

「啰嗦!你小子吃不了就别买这么多啊。给我负起责任,多吃一点。总之,先干杯!」

我强行用自己的啤酒罐去碰了碰猿比古的。为了庆祝两人第一次在我的家里喝酒。

我猛地喝了一口,享受着喉咙里弥漫着的啤酒的苦味。真好喝啊,我重新再看了看啤酒罐上的标签,写有高级一类的标注,是价格比较贵的生啤酒啊。而猿比古喝的只是普普通通的碳酸汽水。我兴奋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嘿嘿笑了笑。

「晚饭就吃茶泡饭吧!早就准备上了,给我好好地吃光!」

在这种时候,在酒馆打工的经验就派上了用场。

明明只喝了一口酒而已,就变得十分愉快开心了。虽然之前有犹豫过到底要不要在自己家喝酒,但是啊,和猿比古一起果然很开心啊。正因为我们曾经有过分离和对立,所以现在更能体会到猿比古理所当然地在我家里,是非常开心,非常幸福的事。

托着腮,嘴角上扬。

我露出了收不住的笑。不过这也没办法,和猿比古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情都会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

猿比古往这边看了一眼,像在忍耐什么似的眯起眼睛。

「美咲」

压低的色气声线。

啊、那种,气氛。

是要接吻时的气氛。

我的手颤抖着,手里的啤酒罐没能对准嘴,然后啤酒洒了出来。

「哇!好凉!」

啤酒滴滴答答的落在我的大腿上,我的短裤被弄湿了,污渍满满的蔓延开来。

在这个污渍上忽然落下一个人影。手里的啤酒罐被抽走了,我战战兢兢扬起脸,眼神正对上猿比古严肃而认真的瞳孔。猿比古看都没看一眼桌子,就哐当一声,把啤酒罐准确无误的放在了满桌的饮料和小菜的空隙处。

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猿比古的手放在我的肩上,把我身子转向了他。

仿佛酒精发挥了作用一般,我全身都热了起来。连刚刚还握着冰凉的啤酒罐的右手掌,也热了起来。

脸,很近。嘴唇上传来猿比古的呼吸。。

只是接吻的话,还可以接受。要更进一步的话,自己还没下好决心。但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只有我们俩人,没有可以逃跑的地方。因为害怕,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自己的心跳声非常大。心跳声数了十下,二十下…猿比古还是没有亲上来。

我感到奇怪,微微睁开眼睛。

猿比古的脸离我很近,只要再近一点点就吻上了的距离,然而他却没有靠上来。

我慢慢对上猿比古的眼神。猿比古的脸扭曲着,十分痛苦的样子,然后将额头抵在了我的额头上。

但是,嘴唇完全没有吻上来。

「不接吻吗?」

「不」

「不想吗」

猿比古咋了咋舌,嘴唇稍微靠了过来,磨蹭着额头,鼻尖也挨在了一起。但是嘴唇却没有。

「真的很想…但是,我不会那么做」

一下子,猿比古的唇,猿比古的额头都退开了。

「为什么」

因为刚刚跟体温低的猿比古碰触了,额头有些冰冷。

尽管如此,没有跟猿比古碰触的嘴唇,不可思议的也感到冰冷了起来。

「大概,如果现在接吻的话,我会停不下来的。但是……美咲不愿意吧。对于美咲来说,接吻可以接受,但是更进一步的话是不行的吧。美咲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勉强做的」

不愿意什么的,我从来没有说出口啊。不愧是我曾经的伙伴,直截了当的说中了我一直在满脑子纠结着的事。

「如果要勉强你做的话,在很早之前,我就会做了。在美咲认同我可以抱你之前,我是不会做的,所以…」

猿比古长长的叹了口气之后,忽然微笑起来。像要让我放心一般,朝我慢慢的伸出手,揉了揉我的脑袋。

「不要作出一副,想哭的表情啊」

并不想要作出这种表情。

「才不是…」

我……

于是,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

——之所以想哭。

 

是因为我以为,猿比古,不会再吻我了。

是因为我想和猿比古接吻,而且,我终于明白了。

 

我们都误会了。我也是,猿比古也是。因为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内心,所以猿比古也没能读懂我的想法。

我一直苦恼着,比亲吻更进一步的话是不行的。但是如果真的讨厌的话,绝对不想要的话,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苦恼的必要。不接吻,也就不会做接吻更进一步的事,只是偶尔会在外面一块儿喝酒的关系而已,没有必要烦恼什么。

接吻的话还可以。不,我是想要接吻的。

比接吻更进一步是不行的。不,接吻以上的事也是可以的,只是…还是,有些感到害怕。

因为啊,从来没有恋爱过的我,光是接吻就已经拼尽全力了。要做比接吻更进一步的事的话,对我来说,简直就像跨越一堵高不可攀的墙,就算努力助跑,也跳不过去。我和猿比古,正处在钢丝的正中间。细细的钢丝上,不能尽情地跑或者跳。不小心从钢丝上掉下去的话,我俩将永远回不到曾经的关系,我一直这么纠结着。

然而。

或许并不是这样的。

或许墙壁,并没有那么高。

抚摸着我的脑袋的,猿比古温柔的手掌。

猿比古也在走钢丝。哪怕接吻,开始的时候也只有短短一瞬间,之后才慢慢让我习惯了进行长吻。考虑到我可能讨厌或者害怕更进一步,所以一直克制着自己,为了不破环我们的关系,小心谨慎。猿比古也努力在保持钢丝的平衡。

因为我们俩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理所当然的事也好,无可取代的事也好,有的东西一瞬间就会消失不见,这点我们都切身明白。所以已经再也不能不经思考就随心所欲了。

然而我们似乎过于小心谨慎,过于胆怯害怕了。

 


事实上那堵墙壁并没有那么的高不可攀。

一步一步,缓缓走上楼梯。是猿比古,把我带到了现在这一步。

只剩最后一个台阶了。

这一定是最后的一点点距离了。也许像兔子一样轻松一跳,就能到达前方。

只是这么点距离的话,就算走在钢丝上,应该也能跳起来。

即使稍稍失败,猿比古也能接住我。

这是只有我才懂的心情,猿比古并没有意识到。由我来传达给他吧。并不是因为猿比古吻了我,我才勉强接受了接吻。是因为我自己想要,所以才接了吻。更进一步的事也是,都是我自己的意志。

所以我,

轻轻地,跳了起来。

 


「好痛」

房间里响起很大的撞击声。

牙齿撞到了一起….

着陆失败啊,用力太猛了。

「…美咲,你突然干吗」

猿比古捂住牙齿,痛苦地呻吟道。

我也很痛啊。

「呜,抱歉」接吻,意外的难啊。

好像还是慎重点比较好啊。我抓住猿比古捂住嘴角的手,把它从嘴边拿开。这次,嘴唇缓缓的靠近。

小心谨慎果然还是不适合我的风格啊。还是干脆了当的直接亲上去比较开心。好紧张啊,连呼吸都停止了,好痛苦。但是已经不想二次中只亲一次了,要百分之百亲到!我想要,和猿比古接吻。

还差一点,再靠近一点、

「可以吗」

在嘴唇快要碰上的时候,猿比古问道。

「嗯」

「会做到最后哦」

可以啊,我一说完,猿比古就吻了上来。

明明是应该由我来吻的,被抢先了。

 

没有牙齿碰撞,温柔的吻。但是很快就变得激烈起来。

一边接吻,一边被按倒在榻榻米上。我撞到了小桌子的柱腿上,桌上的啤酒罐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

「嗯…啊,猿比古。呐,你没怎么吃东西。要不要吃了再做?」

「已经等不及了。而且做这种事的话,我不想被你以为自己是酒后性起」

没事的。我已经都懂了。猿比古很能喝酒。就算我已经酩酊大醉了,猿比古还依旧能够安全送我回家。

「啊… 稍微,等一下」

我扭动着身体。

「不行,不许逃走」

猿比古抱住我,吻在了我的耳朵里。啊——虽说已经习惯了嘴唇上的亲吻,其他部位的话,还是觉得很羞耻。脸,身体,很快变得燥热起来。

「不会逃的啊,会,会做到最后的。让我铺,铺好被子啊」

这么说完,抱住我束缚着我的胳膊力道松懈了,我从猿比古的身下爬了出来。

我把已经收成一团的被褥从壁橱里抽了出来。平时使用的被褥,如今和只是普通的用于睡觉不一样了,要用作别的用途了。终于,要用于做这种事了。

在我铺被褥的时候,猿比古把在屋子正中间的小桌移到了屋子的角落里,放在床上的超市塑料袋也给拿开了。

我刚铺好床,就被猿比古扑倒了。猿比古高挺的鼻子埋在我的脖颈间,哧哧笑了出来,让我觉得好痒啊。

「什么啊,这么高兴啊」

「因为美咲啊,为了和我睡在一起而铺了被子,而且…」猿比古得意地哼哼着,

「澡也洗过了。已经做好了准备吗」

洗澡只是因为回来的时候从滑板上摔下来,全身脏兮兮而已!才不是为了被你抱做准备!才不是呢!

「你这家伙才是准备齐全吧!那个!」

被褥旁边放着润滑剂和避孕套,都是猿比古刚才从某个超市塑料袋里搜刮出来的。因为装了这些东西,所以才没有让我碰这个袋子吧。把这些东西都悄悄的带过来了啊…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我一直很想和美咲做爱啊。顺便一说,这些并不是今天才买的」

「哈?」

「和美咲第一次出去喝酒的时候,我就准备好了这些。虽然完全没有用上场」

原来如此,即便接吻了这么多次,猿比古始终没有跨越最后一道防线。猿比古一直在等待我的认可。这些没有开封过的东西,一直都没有使用啊。明明之前还会还不留情的朝人扔小刀,却如此的珍惜我。什么啊,真让人害羞,我心中如同猫抓一样酥痒。

所以,再一次。

为了这次不失败,调整好自己的步伐,悄悄的,轻轻的,

跳起来。

我的嘴唇轻轻亲上了猿比古,虽然只是脸颊上。嗯,成功做到了。

成功的证据就是,猿比古十分开心地微笑了。作为回复,猿比古在我的脸上落下了一枚,同样温柔的轻吻。

着陆,非常成功。


 

从这之后,是翻越到墙的另一边后的故事了。

一个我完全陌生的世界。

翻墙过程点我  (外链总是失效 所以这部分就放下载了 PW:oxe6)



和猿比古zuoai了。早晨刚醒来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件事。

终于做过爱了,而且还是和猿比古,一直做到了最后。立马脑袋就清醒了过来,身体变得发热滚烫。同时,昨晚满满的幸福满足感又重新袭来,嘴角变得柔和起来。呜哇,和猿比古做爱,真的很开心,很幸福。

然而回过神来,猿比古却不在旁边。

 

我动了动脑袋,发现猿比古穿好了衣服。有没有发现我已经醒了呢,我这么想着,正好和猿比古看向这边的视线对上了。

「醒了?」

「嗯」

「我今天要上班,差不多该出门了」

「…啊啊」

诶。总觉得好冷淡啊。

虽然是和平常一样,丝毫没有干劲低气压的猿比古。

明明我们昨晚做到了最后,明明是第一次做,明明现在是初夜后的早晨。是不是冷淡了些?

因为是早晨吗?猿比古有低血压的样子。

昨天结束后,真的非常的甜蜜。等我稍微恢复点意识的时候,被猿比古抱到了浴室里。我一个人可以!虽然我这么抗议了,猿比古却说「美咲不知道该怎么做吧」,帮我做完了后续处理。因为我身体已经站不起来了,所以猿比古帮我擦洗身子,还帮我穿上衣服,然后在小小的被褥里,紧紧的挨着我一起睡着。

就是这样啊,直到我闭眼睡着之前一直都十分温柔。虽说如果一直这么温柔的话,还是有点受不了。然后一到早上就变回原样了吗!

————但是啊,这是第一次zuoai啊。再更加对我温柔一些,宠溺一些不好吗。

还是说,只做一次,就厌倦了………不会吧。

为了打消这种想法,我直起身子喊道。

「…猿比古。我来准备早饭」

「不用了,那边的东西我会随便吃点」

桌上昨天的饮料和食物还剩很多。「完全没吃多少啊」,看着这些基本上一口都没吃的冷冰冰的食物,总觉得好难过。

「晚上,我还会过来。放进冰箱吧」

「诶?你这样连续几晚不回宿舍在外面住不要紧吗?」

猿比古的动作立刻停止了。

啊嘞,又要走钢丝了吗。我不想再这样了。

「…嗯,怎么了啊」猿比古一下子坐在了我的身旁,轻轻的吻我。啾、啾,不厌其烦地亲吻着我。

「美咲……过夜也可以吗?」

「哈?因为,你晚上过来吧?」

「我啊,只是为了解决掉这些剩下的食物和饮料才说晚上来美咲这里的。我可没说我要留下过夜啊」

「啊!」

「今天,也能让我做吗?」猿比古偷笑着,额头靠上我的额头,带有色情意味地问道。

「才,才不会!不让你住,也不让你做!」

惊慌失措的我,不停捶打着猿比古的胸前。猿比古呢,明明嘴上说着讨厌被打,却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嘛,虽然我并也没有用力。

因为,猿比古在一脸开心的同时,也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这家伙,也或许因为在意我的反应,一直紧张着吧。

「美咲,身体还好吗?痛不痛」似乎是终于有了余裕,猿比古温柔地抚摸我的脑袋。

身体倒是没事了,虽然腰还有屁股还有一些不舒服,但已经不至于痛到动不了了。而且,我现在终于是意识到了。

——虽然昨晚因为在努力zuoai,完全没有意识到……

——我被猿比古,非常温柔地抱了。

呜哇,好羞耻。虽然很想被猿比古温柔的对待,想要他的宠爱,想要被他抚摸。但是一旦真的被这么做了的话,总觉得,超级难为情啊。

「没,没事了…快去上班吧!」我使劲推着猿比古的后背,把他推到了门口。猿比古一脸愉悦地笑着。

我啊,明明昨晚直到最后都没能摸摸猿比古。太狡猾了吧,只有猿比古单方面对我温柔。

…虽说今天不会做了,万一今晚又做到最后了,要怎么办?我也要抚摸猿比古,温柔地哄他,要让他也尝尝这种害羞的心情。给我记住吧。

 

 

「那,我去上班了」

「…噢」

猿比古就这样被我推着,径直走到了玄关处穿好鞋子。虽然是我一直推着猿比古,让他赶紧去上班,然而等猿比古真的顺着我的话准备出门上班去时,我却开始生气了。明明只是猿比古,不要真的这么听话啊!再粘着我一会儿嘛。你不是最喜欢缠着我了么!

再一会儿,再和我多呆一会儿啊。

我抓过猿比古的手,紧紧握住。

猿比古轻轻笑了笑,把我拉过去,嘴唇吻了上来。…所以说啊,抓你的手并不是我想接吻的意思啊,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舌头什么的,不伸进来也行啊!

一大清早,就接了一个深吻。这一点也不妙。我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猿比古说想要做亲吻更进一步的事了。回想起昨晚猿比古教给我身体的那些比亲吻更进一步的事,我的腰就感觉使不上力。紧握着猿比古的手,也脱力地松开了。

「我晚上还会再来」呼吸有些凌乱,眼神充满情欲的猿比古,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依依不舍一般,又重新吻了我好几次。最终,猿比古背过了身,伸手抓住玄关的门把手。

的确,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好缠人。

猿比古也一定会惊到的吧。

但是如今的我,想要按照自己的心意行动。等猿比古出门后,冷静下来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就好了嘛。所以,只有现在,再稍微、就一会儿……

想和猿比古在一起。

才不是在期待他又亲上来呢,想接吻了的话,就由我来亲吧!

已经等不及穿上鞋了,就这样光着脚飞奔而下吧。为了再次握住那只,现在正要打开门的手。

轻轻地、跳起来。

 


评论(23)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