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秃头酱全球后援会

no

【自汉化】水月-------猿美无人岛求生(下篇)

*上篇请走→ http://nunudelicious.lofter.com/post/427cf1_b213efd

*感谢校对 @ひみつ基地   !


--------------------------------------------------------------------------

    使用力量的话,也许会有人注意到我们的存在。

    下定决心这么做,是在来岛后第三天的早晨。来到海边的我,认真的盯着碧蓝色的天空,接着两腿张开与肩齐宽,向空中伸出两手。

   「…….喵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充满干劲的喊声和同时从身体里升起的火焰,瞬间融合成了火柱,贯通了天空。

    飞机也好船也好,这种时候UFO也行啊,总之什么都可以啊!祈祷着有人注意到这里然后救我们出去,于是我两手全力地释放着力量。

    我的火炎!直达天际吧!!

    像战斗漫画的主人公一样,咬紧牙关全力的释放自己的力量————这个时候,视野的边缘,有什么东西在一闪一晃的。

    是正坐在椰子树底下乘凉的猿比古,他正用树叶替代扇子,啪嗒啪嗒的往脸上扇风。

   「你这混蛋,在干什么!」我停止释放力量,跑到猿比古跟前,用力的揪着他的领子说道。

   「现在是让你放松的时候吗?!你这家伙也来帮忙!」

   「帮忙?」猿比古轻蔑的哼了哼。

   「在这种连飞机和船的影子都发现不了的情况下,胡乱的使用力量的话要怎么办?」

   「这,这个….」

   「本来就已经消耗了很多体力了,盲目使用力量会有什么后果,就算是脑子不好使的美咲也知道吧?比起这个,去沙滩上挖出SOS的文字吧,这个方法更有建设性」

   「…..」

    看着因正经建议而沉默的我,猿比古轻轻的笑了笑。

   「明明连「喵」这种猫叫声都叫出来了,却还是无果而终,真是幸苦你了」

   「吵死了!!」

    我扑通一声盘腿坐在地上,双手托着腮帮子生闷气。猿比古微微的笑了笑。

   「嘛….为了应对紧急情况,好好保存体力吧」

    猿比古站了起来,从我身边走过去,轻轻的敲了敲我的脑袋。我望着返回洞穴的猿比古的背影,手放到了脑袋上。

   「…什麽嘛,笨蛋……」

    我因他那随意的动作,胸口某处隐隐作痛。



    午后开始,我们继续着昨天的丛林探索,收集树枝,寻找可以当作食物的东西。一段时间后,猿比古突然停住了脚步。

   「猴子?」

   「嘘」

    作出保持安静手势的猿比古,像在寻找什么似的,抄起东西环视着周围。

   「….有水的声音」

   「诶!?」

    听完这句话,我也慌忙竖起耳朵听。

    听猿比古这么一说,确实是——…..叶子摩擦的声音和鸟叫声混合在一起,和波涛声不同的水流声。河流吗?还是瀑布——把精力集中在耳朵上,探寻着声音的来源。这个声音,在离我们所处位置比较远的前方……从右方听到的声音。

    ……..这边吗!

   「美咲!」猿比古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朝着水声发出的方向走去。拨开茂密的植物,踏进了泥泞的地面,朝着前方走去。接着,在撩开巨大的蕨类植物的瞬间,开阔了视野。

   「…..猴子!快来!是瀑布啊!」

    看着眼前一片开阔的景色,我兴奋的提高了声线。从坚硬的岩山上,落差大约有5米的小瀑布,流入到下面的瀑布潭,溅起了水花。

   「……煮沸了就没问题。这么一来,眼下就不用担心水的问题了」

    追上来的猿比古,抬头看了看瀑布,稍微有点松口气的说道。

    我呢,跪在瀑布潭旁的石头上,把手伸进一闪一闪晃动着的水面中。凉飕飕的好舒服啊!通透的水底,经过阳光的折射,散发出碧绿的光芒。

   「把椰子做成容器装水吗?…..还是说…..」

    在独自嘟嘟囔囔的猿比古旁边,把手浸入水里的我,像受到某种欲望的驱使般,身体不安分的扭动了起来。

   「美咲?」

    察觉到我的异常,猿比古惊讶的皱紧眉头。

   「…..啊!我已经忍不住了!!」

    无视掉猿比古吃惊的声音,我迅速的脱掉衣服扔到一边,跳进了瀑布潭里。

   「唔噢—!太棒了—!」

    清凉的水,包裹着火辣辣的身体。好几天都没有洗澡了,身心都仿佛要复苏了。用手擦了擦湿透的脸,对着目瞪口地着看着这边的猿比古喊道。

   「猴子!你也快来啊!好舒服啊!」

    猿比古听到我的声音后回过神来,一边错开视线,一边回答道

   「…..开玩笑的吧。裸着进入这种水质不明的水里…..」

   「没事的,这水很干净啊。赶快进来了!你的脸啊,已经跟你穿的灰色衣服一样灰溜溜了噢」

   「…..吵死了。别管我,笨蛋吗」

   「啊啊?」

    我被他这种厌恶的口气惹怒了

   「人家难得亲切的和你说话,你那什么态度啊」

   「多管闲事」

   「…..啊啊…是嘛….那就随便你了,你就满身臭汗和污垢的死去吧」

    哼地转过脸,在水里朝着瀑布轻快的游过去。站在瀑布下的岩石上,全身都置于瀑布落下溅起的水花之中。

   「噢噢噢!太棒了!!我复活了!!」

     感受着这流下来的纯天然淋浴开心的大喊出声的同时,我感受到了一股视线,回过头一看,站在瀑布潭边的猿比古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这边。

    从这股视线里感受到了某种东西,我不由得脸红了。

   「干….干吗啊」

   「…..没什么,只是在想笨蛋在大自然中,会像笨蛋一样脱光衣服开心的玩啊…」

   「你说啥,混蛋!」

   「……哼」猿比古忽然转过脸

   「我去那边看看」话音未落,猿比古的身影就消失在雨林中了。



    ——什么啊,猴子这个混蛋。

    我一边发着牢骚,一边捧起水洗脸,突然,眼神停留在了脱下来丢在一旁的衣服上。

    ——机会难得,把衣服也洗了吧。

    我把沾满了汗和土的衣服扯过来,一边哼着歌,一边开始努力的洗衣服。

    太阳被云朵遮住了,影子照在了水面上。在瀑布潭里的我抬头看了看开始染上晚霞的天空,觉得差不多该上岸了吧。朝着边缘游去,手攀在石头上,想要使力撑起自己上岸的瞬间,意识到了某件事。

    我并没有,能替换的衣服。

    我穿来的衣服,现在在正旁边那块石头上面,湿漉漉的团成一团。当然,独自被扔到无人岛的我也没有带任何换洗的衣服过来。傍晚的风吹过因这意料外的失误而呆然站立的我的肌肤,冷的让我哆嗦了一下。

    即使是在南国,太阳落山之后,早晚还是有一定温差的。就这样全裸挺过一晚,再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

    就算这么说,但在衣服干之前,还需要花很长一段时间。

    总之从瀑布潭里爬出来的我,像维纳斯一样遮住胯部,眼睛在四周望着,寻找有没有能替代衣服的东西。

    报纸,硬纸板——连这种在镇目町多得遍地都是东西,在这里都没有。这个时候,某种植物的身影映入了我绝望了眼睛里。这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巨大植物。非常大的叶面形成了袋状,下面还有左右三个地方都有很大的洞。在看到这个有着不可思议形状树叶的瞬间,「就是这个!」,我的眼神闪耀了起来。

    真的有神存在啊!——我一边感谢着老天,一边毫不犹豫的向叶子伸出了手。



   「喂,美咲。差不多要回洞…..」

    拨开茂密的植物出现的猿比古,在看到站在瀑布边我的姿态时,无语了。

    猿比古震惊地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审视了我一遍。接着,又抬头看向了别的方向,时间足足停止十秒钟,然后爆笑出声。

   「干、干什麽啊!有什麽好笑的!」

    无视发怒的我,独自颤抖着肩膀憋笑的猿比古,突然恢复严肃的样子,一本正经地说

   「你为什么要穿着树叶做成的连衣裙啊」

    这回,轮到我没话说了。 



   「才,才才才不是连衣裙啊!!」

   「不,无论怎么看都是连衣裙吧,完全一样啊」

    被这么断言后,我情不自禁的低头俯视自己的样子。

    从叶子的窟窿里钻出脑袋和手的款式。但是啊,被那么说了以后,的确很像连…..这么想着,突然反应过来。不!不是!才不是!这才不是连衣裙!

   「内裤呢?」

   「啊!不要掀啊!」 “啪”的一声用手挡住,但是已经晚了。猿比古抿嘴笑了笑。

   「……没穿内裤啊。怎么?跟大自然接触后就变得这么开放了吗?」

   「才,才不是啊笨蛋!因为,内,内裤也一起洗了啊!」

   「哼—嗯」

    看着满脸通红的我努力辩解的样子,猿比古朝我露出非常可恶的笑容。

   「穿着叶子什么的,你是原始人吗。虽然也能接受。不过,穿成这个样子你不觉得羞耻吗?」

   「没,没办法吧!因为没有别的替换衣服啊!」

   「就算那样一般也不会找树叶穿吧…. 对了,虽然你一脸凶狠,穿上女装的你一点也不可怕噢~」

   「才不是女装!」

    一脸有趣地看着拼命解释的我的猿比古。突然就一脸严肃,语气微妙的说道

   「…….美咲」

   「干…..干嘛」

   「你试试拿着这个」

   「哈?为什麽啊」

   「别问了,拿着」

    被塞进手里的东西是,一种岛内野生的植物,长约一丈。长得很像巨大版的甘草。

   「把叶子放在上面,手抓住茎的部分」

   「这,这样吗?」

   「再放上一点」

    按照猿比古说的,我握住植物的茎部。这样可以了吗?我看向猿比古。然而,看到这样的我,猿比古不知为何一只手遮住嘴巴,身体还一边在颤抖。这家伙干吗啊….皱着眉一直盯着他看后,他终于忍不住噗哈的再次大笑了出来。

   「干,干嘛啊!?」

   「……美咲,现在的你超像小矮人啊」

   「哈?小….小什麽?」(*猿比古用的外来语所以美咲并没有听懂)

    我再次问了一遍,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回复

   「虾夷族的妖怪」

    别说是原始人了,妖怪什么的已经连人类都不是了。

    不如说,认真按他说的去做的我真是跟笨蛋一样!

    怒火中烧的我,把手里的叶子用力一扔,猛地向猿比古扑去。

   「喔」

    轻松避开我挥出的拳头,坏笑着的猿比古愈发的挑衅起来。

   「这里没有终端真是遗憾啊,本来可以拍下你那愚蠢的女装,嘲笑一辈子的」

   「才不是女装啊!给我改口!」

   「啊啊,不是女装,是小矮人,真是对不起对不起。八田小矮人美咲 in Island」

   「混蛋………杀了你噢!」

    追着跑出去的猿比古,我也冲进了茂密的丛林。

 


   「呼哈哈,来抓我啊,美咲~~」

   「你给我等着,混蛋猴子!!」

    穿过丛林后,出来到海岸边,我俩在染上了夕阳的海岸边全力追逐。

    一边在沙滩上留下长长的影子,一边跑着的我俩,在旁边人看来,就是

   「快来快来,来试试抓住我~~」

   「啊啊~~笨蛋笨蛋,等等人家了啦 ~ 你真坏~」这般演电影的笨蛋情侣。但是现在的我怒火正旺并没有注意到这点,而且也没有路人在一旁指指点点。

   「……嘿啊啊啊啊啊!」

   「咕」

    跳跃之后一口气缩短了距离,我对准猿比古的腰,冲上去抱住。就这样两人纠缠在一起,在海滩上滚来滚去。我迅速的调整好姿势,坐在猿比古肚子上,从高处宣布自己的胜利。

   「嘿嘿,猴子!做好觉悟吧!我现在就把你那戏谑的嘴脸狠揍——诶,唔噢!」

    抓住了我一瞬的破绽,身体被反过来,视线翻转,背部被压在柔软的沙子上。发出一声呻吟声后睁开眼睛,正处于脑袋上方的是,靠的很近,微笑俯视着我的猿比古。

   「是谁说要做好觉悟的啊?」

   「……混蛋!」

   「哦呀」

    轻而易举的接住我的拳头,把体重都压了上来 ,紧紧的抓住我的手腕,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怎么了啊美咲~ 因为穿了裙子,所以变得这么柔弱了吗」

   「才不是……!这才不是裙……」

    在子字叫出来的瞬间,悲剧发生了。正当我转动身子想要逃脱猿比古的束缚时,猿比古的膝盖毫不客气的擦过我没穿内裤的敏感部位。

   「啊啊…..」

    下体忽然传来触电般的快感,没忍住发出了傻瓜一样的声音。我慌忙用没被抓住的另一只手遮住嘴巴,眼神正好和被震惊到的猿比古相对了。

    ……….糟糕了,完蛋了。要被当成笨蛋了——我背后出了一身冷汗。

   「别发出这么让人不爽的声音啊」「女人一样的声音啊」——想着会被嘲讽的话,我紧紧的咬住嘴唇。

    …….然而,不论等多久,都没能从猿比古嘴里听到一句骂声。

   「?」

    觉得很不可思议的我,睁开了眼睛。而猿比古一直在安静的俯视着自己。

    在阳光照射着的海岸边,猿比古就保持着按倒我的姿势,一动不动。我也像被固定住一般,注视着猿比古的脸,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这个气氛……

    这个甜蜜的空间,仿佛马上就要从某处传来浪漫的萨克斯旋律了。

    被猿比古注视着的我,感到自己的脸正在慢慢变红。

    …….喂,干吗沉默啊混蛋猴子……。随便说点什么吧……呐,怎么回事啊,那个眼神……

 


   「…..美咲」

    忽然猿比古喊了我的名字。他抓住我挡住嘴的手,和另外一只手一样,按在了沙滩上。就这样按住我的两只手,猿比古的脸慢慢向我靠近。

    诶?等等,这个姿势…..

   「猴,猴子」

     我喊了出来后,猿比古的眼神里有欲望被点燃了。看着它,我的心跳加速了,那个眼神我已看过无数次了。中学的时候,同居的时候,被这样眼神的猿比古,亲吻了无数次,然后…..

    回想着,胸腔里流动着甜蜜感。

    脑内回荡着的萨克斯旋律,此时到了最高潮。

    猿比古的气息擦过我的脸。条件反射闭上眼睛的我,弯起了陷于沙滩中的双脚,无意识地以接受猿比古的姿态向两边错开。

    ————在这时候,脚掌被什么东西刺进去了。

   「痛…….痛痛痛!!!」

   「美咲?」

    直起身子的猿比古,迅速的抓住喊疼的我的脚腕,抬起来。当重要的身体部位要被看个一清二楚的时候,我忍着痛把叶子衣服的边扯了扯。

   「….贝壳吗」

    眼神顺着猿比古的声音看去,在脚心周围刺进去了一块白色的碎片,那一块儿正在滴血。

   「可恶…..诶?呜哇!?」

    膝下和腋下被手穿过,一阵漂浮感之后,我被站起来的猿比古横抱起来了。

   「什…..喂!你在干什么啊!放我下来!」

   「安静点」

    被猿比古严厉的说了之后,我自觉的闭上了嘴。猿比古抱着变得老实的我,慢慢的走出海滩。

    一边在猿比古的手腕中被轻轻的摇晃着,一边陷入了对自己强烈的厌恶中。

    …….我,到底都做了什么……..。穿着奇怪的叶子衣服,在海边跟猿比古追逐,还受伤了,最后像个女人一样被公主抱,这种一系列的连现在的少女漫画都不会一齐出现的状况。

    我这个样子,被其他人看到的话我就去死。我把脑袋靠在猿比古的胸前,只有在这个时候,我真心觉得这个谁都不在的无人岛也挺好的……

 

 

    回到洞穴之后,猿比古就立马用淡水清洗了我脚掌上的伤口,接着做了一些应急措施。幸运的是,伤口比较浅,血很快就止住了。我松了口气,耳边传来猿比古轻声的嘟囔。

   「……玩得太疯了才会这样」

   「诶?!」

    我气得瞪大了眼镜,瞪着猿比古的脸。

    不,你这家伙,说什么呢…….?这些,都是因为你挑衅我造成的吧……。

    对于这种完全无视自己过错的话,我目瞪口呆。

   「美咲」

   「干干干干干吗啊」

   「痛吗?」

   「诶?啊,不,还没有到那种程度…..」

    疼痛感已经好了很多,我老实的回答道。

   「————如此啊」

    猿比古,松了口气一般,眼镜深处的瞳孔柔和了起来。看到这副表情的瞬间,内心里突然有一种甜蜜感。什,什么啊这是……。

    猿比古站了起来。

   「我去准备食物」

   「啊,那我也…..」

   「不用了」

    把手按在正准备起身的我的肩上,猿比古说

   「你就在这里等我」

    被这强有力的声音,吓了一跳。我呆呆的目送着正走出洞穴的猿比古的背影。接着,猛地回过神来,因那没来由的脸红心跳而一个人抱头于洞穴之中滚来滚去。

 

 

    第二天,岛的上空,一大早就乌云密布。好不容易从乌云的缝隙中露出影子的太阳,在正午过后就完全消失了。不久之后就电闪雷鸣,一大颗一大颗的雨点啪嗒啪嗒的落下来。雨瞬间就变成如瀑布一般的暴雨,洞穴外一片模糊的白茫茫。由暴雨而产生的水汽,弥漫进没有大门阻挡的洞穴里,导致洞穴内的气温转眼间就降低了。

    靠着洞穴石壁坐着的我,感受到了寒气,身体打了个寒颤。将赤裸的手脚缩在一起,把自己团起来,为了能取点暖。于是,本来在离我有点距离的地方坐着的猿比古,径直走了过来。

   「干,干吗啊….」

   「……没什么」

    猿比古扑通一声在我身旁坐下。受到雷声的冲击,洞穴的石壁震动了起来。

    ……突然,我注意到现在没有刚才那么冷了,觉得很不可思议,然后就明白了。在我身边坐着的猿比古,为我挡住了刮进来的风。

   「呐,你不要在那边坐着了,来这边坐」

   「没事」

   「才不是没事呢。你一直被风吹着不是吗!」

   「说了我没事」

   「说了才不是没事!好了,快来这边坐」

    过来啊,抓住猿比古手腕的瞬间,本来正身朝一旁的猿比古朝我这边转过身来。两眼注视着,啊,我这么想着,肩膀很快就被抱住,像被啃咬似的,嘴巴被覆上了。

    滚烫的舌头在唇齿间滑动着,舌头被吮吸着,有一股微电流在身体里流动。

   「嗯」

    啾,啾,无数次被变换了角度深吻,脑袋里已经模模糊糊了。手环上了猿比古的背,抱住了他。

    突然,猿比古的嘴唇离开了,看着我的脸。

   「不….讨厌吗?」

    猿比古一脸痛苦的问道。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含有欲望的瞳孔,语气有些颤抖的说道。

   「讨……讨厌的话,很早以前的时候我就会朝你的脸揍过去,然后逃走了….」

    ————因为并没有那么做,所以……..

   「…..给我明白啊,笨蛋猴子」

    脸通红地念着,似乎听到了吸气的声音——随后就被狠狠地抱住了。



     ……扑通扑通,我听到了猿比古的心跳声。前不久还觉得寒冷的我,已经不觉得冷了,全身都被暖暖的包围着。

   「……真暖和啊」小声嘟囔了一声后,就听到猿比古轻轻地笑声。

   「…..你是小孩子体温啊。美咲小鬼」

   「那你就是老头子体温!好冷啊笨——蛋——」

    抱在一起的我俩斗着嘴,在外人看来这场面肯定很滑稽吧。就算如此…..也真的很开心。

    我俩紧紧的抱着对方,一边听着打落在洞穴里的雨声,一边分享着彼此的体温和心跳。

    ————在猿比古的胳膊里,我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忽然猿比古稍微放松了一点紧抱着我的手,视线朝洞穴外望去。

   「…….猴子?怎么了……」

   「…..停了」

   「诶?」

    我慌忙起身。不知何时雨停了,树木的缝隙里露出像星星一样的白色颗粒,一闪一闪的发光。

   「我稍微去外面看看」

   「喂,美咲!」

    没等猿比古回复,已经起身的我就冲向了洞穴外。刚停雨的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树木的味道。感到后方猿比古已经追过来了,我穿过树林走向了海岸,接着,在看到这广阔的景象时,不由得喊出声

   「哇啊…..」

    这是一片星星的海洋,一望无际…..天空布满了星星,就仿佛宝石箱里的宝石全部洒了出来。追上来的猿比古,在抬头看了天空之后,也惊讶得忘了呼吸。

   「好厉害啊……」

    被闪闪发光的星星布满的靛蓝色天空,与黑色的海和白色沙滩形成的对比,交相呼应,形成这过分美丽的景色。我们俩,肩并肩,入神的望着这幻想一般的景色许久…..

   「哗哗」平静的海面传来海浪的声音。我们俩安静的同时在沙滩上坐下来,背靠背。

    一边感受着从背上传过来的属于猿比古的体温,一边抬头望着星空。偶尔,会看见流星从空中笔直的划过一道光。此刻,除了海浪声以外,什么声音都没有的安静空间。

    突然,猿比古的手覆上了我放在地上的手。手背被温柔的包着,温热的触感,我的心里仿佛被填满了。

    ——现在的话。

    …….现在的话,也许可以说出口。

    一直想着的,一直抱有着的,却一直无法说出口的话。

    被强烈的感情所驱使,我喊了喊我背后的猿比古

   「猴子」

   「……嗯?」

   「我……」

    我停了一下,有点犹豫,接着又再次开口。

   「我,果然,和你在一起……」

    这个时候,就像电视电源突然没电一样,突然视线里变得一篇漆黑,也失去了意识。

 


   「诶?」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周围都是一片白光。我躺在薄薄的被子上,望着天花板。

    猿比古和星空都消失不见了,眼前只有天花板脏兮兮的纹理。突然的场景变换,脑子还反应不过来。屡次眨眼,视线彷徨了。

    狭窄的房间,褪色的榻榻米,桌子上的超市塑料袋,一个一个的望过去,最后在确认了墙上挂的挂历和时钟后,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里,是我的公寓啊。也就是说,之前所有的一切,全部都……

   「….竟然是梦吗…..」

    竟然是做梦啊而整个人都脱了力, 手盖在脸上,叹了口气。

    说起来,明明只是个梦,也真实过头了吧….!

    气味,痛觉,味道自不用说,和猿比古的拥吻和各种斗嘴,回想起这些的我,脸红了。接着……感到有一些失落。

    ————本觉得和猿比古还能做一些亲密的事。然而,却不是这样的。到头来,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自嘲一般的笑了笑,起身的瞬间,从上身掉落了一张纸。这张纸是我昨晚睡前看过的,来自XX旅行社的信。但是,在我无意中捡起来看到内容后——眉头皱了起来。

    信的内容——全变了。

    【和重要之人一起度过的无人岛五日四夜旅行还开心吗?旅游的话,就选XX旅行社。请您尽情期待下次的旅行】

   「诶?诶诶…?」

    不明所以的我,又反复读了读信的内容。然后,我终于明白了。改变的不仅仅只有信的内容,在纸的末尾——原本印刷在切割线内可笑滑稽的【双人招待券】也消失了。

    在我正发愣的时候,终端响起了【有新消息】的短信提示声。我吓了一跳的同时,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发出了声音。看着从口袋里取出的东西后,我瞪大了双眼。

 

    口袋里的是,融化了的半块巧克力,和一把闪闪发亮的白沙。



END

PS:请支持秃头酱!!




评论(10)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