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秃头酱全球后援会

no

【自汉化】水月-------猿美无人岛求生(上篇)

* 感谢my佑帮忙校对@ひみつ基地 ~~辛苦了!!

* 来自猿美小说合志,作者是水月太太

* 文比较长,分为(上,下)两篇发

* 翻译若有错,欢迎指正


-----------------------------------------------------------------------------

    打工完回家后,发现公寓的邮筒里有一封白色的信封。寄信人是『xx旅行社』——看着这从没听过的公司名和LOGO,我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一般投在邮箱里的东西大概只有房东寄来的联络信件和一些形迹可疑的宗教团体的传单一类的。疑惑着打开了信封,里面塞有一张折成三折的纸。将其打开后,写得巨大的 “恭喜您!”的红色字样跃入了视野。

   【…恭喜您被选中!您被我公司企划的「南国之岛旅行策划」抽中,因此,同信一块儿附上了双人招待券。远离平日里的喧嚣,在谁都无法来打搅的治愈乐园里,请尽情期待和重要之人共度的短暂时光吧…….?】 

    读完之后,视线下移。在信的末端,发现了隐藏在切割线处【双人招待券】的字样,不禁失望地垂下了脑袋。

    要怎么说呢….现在的感觉….。更加….更加认真一点啊!我都想要这么吐槽制作的粗糙了。看着这做工极差劲的招待券,我连把它扔进垃圾箱的精力都没有。


    在榻榻米上翻了个身,以仰天的姿态呆呆地看着写着【画像】的南国照片。上面印着白色的沙滩和闪闪发光着的蔚蓝又透明的大海。

    真好啊…处在冬天的寒冷之中,就会怀念起夏天的阳光。想象了一下在太阳下,在蔚蓝色的大海中畅游着的自己,都沉醉了。


    话说回来,像这样的基本都是双人招待券吧。假如我当选了的话,到底要邀请谁跟我一起去呢?闭上眼睛,吠舞罗的成员一个一个的在脑海中浮现。尊哥——实在不敢当。草薙哥——旅途中会一直唠唠叨叨的样子……。十束哥——感觉会被狠狠折腾一番回去时就精疲力尽了。这么说来,最佳选择果然还是镰本吗?这么想着的时候,眼前忽然闪过一个青服的身影,我连忙摇头否认,哼,谁要跟那种家伙一起啊….。

    咂了咂舌,眼睛瞄到了时钟,已经快要天亮了。

    啊——啊——。沉浸在无聊的幻想中,时间就这样白白度过了。我把信扔到一边,钻入万年地铺。虽然有些冷,但还不到需要开暖炉睡觉的地步。把被子往上拉到肩头,闭上眼睛。不到三分钟,我就已经沉沉睡去。


    ……过了多长的时间呢.........


    【哗】…..这种似耳鸣一般的声音,让我的意识从浅眠的深渊中浮现。我处在一个半梦半醒的状态,是雨吗,这么想着,但这声音也太真实了一点。而且,紧闭的眼皮底下有白色的光射进来。当我在刺眼的光中转动身体的时候,感受到了异常,我闭着眼睛皱了皱眉头。

     太热了。明明不记得我有开着暖炉睡觉啊,为什么全身像着火了一样热。打个比方的话,那种感觉就像从头到脚都被完全塞进暖桌,远红外线在肌肤上火辣辣的烤着。

    「呜,呜嗯…..」我呻吟了一声,像想逃离这迷之酷暑一般大大的翻了个身。然后,趴着睡的瞬间,鼻子和嘴里流入了大量的粉尘。

    「咳咯」被呛到的我,反射性的跳起来了。

    「咳、咳咳,咳!…….什、什么东西啊!?」我把嘴里的异物吐了出来, 一阵苦闷窒息感之后,被嘴里残留的砂砾的感觉吓一跳。

      异物的真面目是——沙子

     ……沙子?!为什么房间里会有沙子啊?!

    我慌忙擦了擦嘴巴,抬起头。看到视野里的景象后,脑子完全停止了思考


 

     刺眼的白光照射着的海滩,簌簌的摇摆着的椰子树叶的绿色。还有,眼前一望无际的是蔚蓝透彻的汪洋大海…..

     有点脏兮兮的公寓墙壁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广阔的南国乐园。

 

    「…..哈哈」我嘴边漏出干涩的笑

    一边轻笑着,一边环顾四周。右边望去是海,左边望去还是海。战战兢兢转过身往后看,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

    「哈哈」 

    我再次笑了笑。这是做梦吧?还是幻觉?……啊啊,原来如此,因为睡前看了南国的写真啊,一定是愿望以梦的形势呈现了吧——这样的强行总结的自我安慰,却被掐脸这种超古老的方式还有战战兢兢的朝着站立的海滩上迈出了第一步给轻易的就破灭了。

    脚掌踏入沙里的触感,肌肤被阳光烤着的感觉。从浸入海水中的手传来的冰凉感和嘴里海水的咸味——不管哪一样,都是非梦境,超真实的感觉。

    毫无疑问,这肯定就是【现实】吧。

   「…..真的假的啊….?」

    我呆愣的站着。在波浪声大声回响着的白色沙滩上,我的嘀咕孤独的回荡着。



    ……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抱着膝盖坐在海边,呆呆的望着潮起潮落的海波。

    像这样等下去的话,会不会什么时候眼前的海就变回了公寓呢?虽说抱有这样渺茫的希望,却毫无变回的征兆,时间只是在白白的流逝。正当头的太阳渐渐的要落山了,我心想着「就这样在这里真的可以吗?」。就这样下去的话,马上就要天黑了。所见之处,连人烟和灯都没有。想象着在黑暗中独自伫立的自己,脑袋里突然有一股恶寒。坐立不安的我站了起来,连忙用视线巡视了四周。总之,先去找找有没有人吧————下定决心后,在沙滩上踏出了一步。


    踏在被太阳烤热的沙子上,一路沿着海岸向前走着。越往前走越是一片远离日常生活的景色,心中早已变得气馁。虽然如此,通过不停的走动着,对如今自己身处一个怎样的地方有了个模糊的了解。这是一个四周被海包围的小岛。这个围绕着走一圈连十分钟都不要的小岛,外围被洁白的沙滩紧紧围绕着。岛中生长着茂密的热带雨林,被一片绿色植物覆盖的岩山孤单单的露出脑袋。大概…..这是个无人岛吧。我试着寻找人的迹象,除了偶尔会听到奇怪的鸟叫声之外,丝毫没有人的踪迹。

    南国,孤海,无人岛——三个关键词在我脑海中回旋着。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毫无其他办法的我,只能继续无精打采的在海滩上走。

    在差不多要回到一开始出发的原地时,我忽然发现了一个生物,停下了脚步。

  

    前方数百米的海岸边有一个灰色的物体正在移动。海狮吗?还是海豹?是被海浪冲上岸的吗?这么战战兢兢的想着,仔仔细细盯着看之后发现,那是个人,震惊的是,那是个我非常熟悉的人。

    「————猴子!?」 我惊讶的喊道。

    没错——被海浪冲上岸的生物是,穿着灰色汗衫的猿比古。

    「猴子!喂!猴子!」

    我赶忙跑向倒下的猿比古身旁。惊讶的把脸朝下的猿比古翻了过来。一边轻轻拍着他沾满沙子的脸,一边呼喊着。猿比古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声,脏兮兮的眼镜深处的瞳孔缓缓张开。在和我视线交汇的时候,瞳孔因惊愕而扩大了。

    「……美咲?」

    「嗯」

    还活着啊——凝视着松了一口气的我,猿比古许久都没有动。过了一段时间后,他才缓缓的起身,咂着舌把积压在镜框上的沙子抖掉。再重新戴上眼镜,慢慢地环视着周围问道「……这里,是哪儿?」

    「我也不知道啊。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

    「一睁眼,就到了南国」——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样的广告宣传语,连猿比古都没办法隐藏自己的震惊。总是装模做样的扑克脸渐渐崩坏了,透露出不安定的神情。在猿比古身旁的我稍微…..不,是大大的松了口气。并非我一个人被仍在这个不明所以的情况中,因此让我觉得安心了。

    

    该说真不愧是猿比古吗,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在确认了自身之后,恍然大悟地叹了口气说道

    「终端不在吗?……嘛,虽然早有预料」

    「诶?啊!我的也不在!」

    提醒了后才意识到,我的终端也从手腕上消失了。…..也就是说,和外界联系的手段早就断了。

    「喂,走了」猿比古叫了声倍受打击的我

    「诶?」

    「在这里呆着也只会中暑,去有树荫的地方」猿比古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急躁的说道。

      还没等我回复,猿比古就快步走了起来,我匆忙跟上。

    「呐…..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怎么知道」

    真是个冷淡的家伙,我瞪着前面人的背部想着。

    ————话虽如此……也太热了。呼了口气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突然从冬天变成夏天,身体无法适应这剧大的温度差。喉咙好干啊…晚饭的时候只喝了可乐,现在好干燥啊。 


    突然,在前面走着的猿比古停下了脚步抬头向上看。我也跟着他抬头看,有一棵长满了熟透的果实的椰子树。猿比古一言不发的抬起一只腿,转身往椰子树树干上用力踢了一脚。受到冲击后,果实咕噜咕噜的从上头掉了下来。猿比古从中捡了一个扔给我。

    「喝吧。替代水」

    「喔,喔….」

    仔细的盯着接过来的果实。啊啊…..原来如此,因为这个地方没有自动贩售机,也没有自来水管啊。耳朵贴着果实,轻摇了摇它,里面发出了咕噜咕噜的水声。就是普通意义上的椰汁。怎么说呢在这时,终于让自己的情绪高涨了起来。说起椰汁,是儿时的自己非常渴望的东西,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实现愿望。我有些开心的打开椰子壳,凑上去喝。然而,喝了一口就觉得有点微妙。

    「……怎么……一点都不好喝啊…..还是温的」

    「本来就是这种东西吧」

    这种淘米水颜色的饮料,不怎么甜,还是温热的。也许冰镇一下味道会不同吧。跟我想象中的味道差太多,稍微有些失望了。即便如此,托这个椰汁的福,喉咙已经不那么干渴了。

    「呐,这之后要怎么办啊」

    「我怎么知道啊」

    猿比古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抬头看了看开始染上黄昏的天空,发出一声叹息。

    「今天,只能在外面露宿了」

    「不是吧….」

    虽说已经做好了露宿的觉悟,但是真的要露宿的话,还是觉得不安。无论怎么说,这和准备齐全的愉快的野营活动是不一样的。总之,先按照猿比古的指示,去找些生火所需的干木材,捡一些能代替水的椰子果实。在这途中,偶然在密林丛边的岩壁上发现了一个裂开的横洞。

    「这不是洞穴嘛!LUCKY!」

    「等等!美咲」

    猿比古连忙喊住了正准备进入洞穴的我,在仔细的调查完洞穴周边和洞穴内是否有动物生活的迹象后,回头喊我,催我赶紧进去。

    洞穴内部比外面看上去要大的多。高度,宽度,我们俩一块走进去后还有十足的空间。我俩赶紧用捡来的干木材,在洞穴靠外侧的地方快速生起了火。



    「收到了奇怪的信噢」

    水平线的另一端,太阳正缓缓的沉落下去。我一边透过树木的缝隙望着这片景色,一边独自说到。在生完火后,就开始慢悠悠的一边喝着椰汁,一边聊着自然和一些杂事。虽说如此,说话的也基本就只有我一个人,猿比古一直默默的看守着生起来的篝火。现在的话题是,昨晚睡觉前干了什么事。

    「……信?」,猿比古调节火势的手停住了,问道。

    「噢。就那什么,您抽中了南国旅行——这种可疑的东西」

    「寄信人呢?」

    「那个….OX…..不对,好像是XX旅行社…..一个完全没听过的公司」

    「…..其他的呢?」

    「啊?」

    「除此之外,还写了什么」

    被他强硬的眼神镇住了,我慌慌张张的回忆起信的内容。

    「…..没什么,没写什么重要的事。有附上双人招待券之类的….啊,所谓的券也跟开玩笑似的,是直接在信上印刷出来的!挨着切割线,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用的券。啊,还有,好像还写了请和重要的人一起度过」

    ——对了。随后我脑海里就无意识的浮现出了这家伙的身影

    「…..重要的人,呢」

    猿比古小声咕囔着,猛地回过神来的我,急急忙忙地辩解道。

    「先,先说一下哦!虽说是最重要的人,才没有想到你这家伙的身影呢!

    「知道了知道了」

    避开吵吵囔囔着的我,猿比古眼神重新回到了篝火上。

    「那,猿比古,你呢?」

    「哈?」

    「你这家伙,睡前做了什么?」

     面对我的提问,不知为何,猿比古有一瞬间移开了视线。然而,很快又变得面无表情,冷淡的回答。

    「…….没什么。因为是休息日,一整天都在睡觉」

    「依旧还是个这么无聊的家伙啊」

    「少管我」



    太阳已经彻底下山了,除了生有篝火的洞穴周围以外,全被一片漆黑所笼罩。为了睡觉的时候火不会灭,于是往火堆里又加了一些干木柴,接着我们就开始为睡觉做准备了。只在地板上厚厚的铺上了一些椰树叶子做成的粗糙的睡铺,破得连简易的床也称不上,猿比古嫌弃的咂了砸舌。

    「……在这堆又硬又一股泥巴味的东西上根本不能睡吧,太糟糕了」

    「啧,真逊啊,猴子!习惯了资产阶级豪华舒服的床后就变得这么没用了吗!我平常睡的薄被褥比这个还差,所以我可以睡的很熟!」

    「这个,完全没什么好骄傲的吧」

    事实上,在叶子上躺下来之后,从肌肤上传来比想象中更要凹凸不平的触感,说实在的,好痛啊!刚刚才理直气壮的训斥了猿比古一顿,虽然不能直接说出口,心里却有种不安感,睡在这上面真的能睡着吗……然而,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实在是太疲惫了,在闭上眼的瞬间,就已经沉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的升起了。

    虽说没有钟表,无法知道确切的时间,但是根据太阳的方位,猿比古有了大致的研究。走出洞穴,环视四周,再次确认了一下我们俩被扔置的环境。海,沙滩,雨林——这里,是个四面被海环绕的无人岛。周边也看不到岛屿,也没有可用来呼救的终端。

    「…..总之,在直到外部有人采取行动之前,我们只能忍着生活下去了」

    没睡好吗?眼睛下有着黑眼圈的猿比古这样反复说道。

    「也只能这么办了」我点了点头,突然注意到了一件事。

    「…..呐,猿比古。你这家伙,曾经有在无人岛求生的经历吗……?」

    「……怎么可能有啊」

    「…..也是啊….」

    气氛沉默了起来。仔细想想的话,我跟猿比古都是从小在城市里长大,根本不具备真正的野外求生知识。一下子,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在这个时候,像串通好了似的,我跟猿比古的肚子同时叫了起来。……这么说来,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吃过的东西只有温热的椰汁而已。我跟猿比古的相视了一眼,大概,我俩此刻想着的事是一样的。

    「……总之,去找些吃的吧」

    「…..噢噢」

    我们,为了寻找食物,走进了岛内广阔的热带雨林中进行探索。


    一只手拿着捡来的木棍,踏进了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一边用棍子拨开充满南国风情的植物,一边一直向前走着。途中,在离开洞穴后不远的地方,发现了野生的香蕉树。虽然比起市场上贩卖的香蕉要绿而且小很多,但是却很甜。水,水果都有了,接下来自然就想要主食了。好想吃肉啊——肉,肉…..跟念经似的唠唠叨叨的我,突然有个疑问。如果运气好碰到牲畜,将其射杀后,只在超市里看过被包装好的肉的我们,能否好好的料理这些肉呢…..?我对着走在前面一点的猿比古喊道

    「那个啊,比如说,发现兔子了该怎么办啊?嗯….要不要稍微准备下?」

    「雨林里不会有兔子」

    「说了是打比方啊!….呐,该怎么办?」

    面对我的疑问,猿比古稍稍沉默了之后,语气淡淡的开始说

    「——首先,(此处及后面几句对话都是猴猴具体解说怎么解剖兔子做食材,比较血腥,为避免不适,这些具体步骤省略)」

    「噢噢」

    「(同原因省略)」

    「……嗯」

    「(同原因省略)」

    「……..」

    「(同原因省略)」

    「啊——!还是算了不干了!话说回来,为啥你会这么了解如何处理兔子

啊」

     反过来恼羞成怒的我,在对上猿比古冰冷的视线后,像被针扎一样。

   「是你要问的吧」

   「虽,虽说是这样没错……啊——,已经受够了,回去吧!」

   「回去?回哪里去」猿比古问道

   「海」我保持着朝前的方向,回答。



    「…..美咲,你这家伙在干吗」

    一回到海边,我就安静的坐下来揪自己的头发。猿比古见状,向我投来一副 「这家伙脑袋没事吧?」的嫌弃眼神

    「没事,以前不是在漫画里看过吗。把头发搓在一起,做成钓鱼丝,当作鱼钩。」

    既然肉不可行的话,捕鱼也不错嘛。为了做出结实的鱼钩,我把揪下来的好几根头发绑在一起。然而,我的头发不仅短,而且还像猫毛一样细软,根本没法好好的绑在一起。

    「喂」我向猿比古伸出了手。

    「….干吗啊,这个手」

    「看了就知道吧。把头发借我」

    「哈?我拒绝」

    「为什么啊。你的头发不是又长又粗吗。借给我啊」

    「才不要。再说借东西可不是这样的口气吧。还有啊,用拔下来的头发做鱼钩什么的,用常识想想都知道是行不通的吧。不要当真啊你,笨蛋吗」

    「啊—— 巴拉巴拉的吵死人了!快交出来!」

    已经不耐烦的我,朝猿比古飞扑过去。我伸手要去拔他的头发,反过来手却被他抓住,两只手的手指交错在一起。在这样的混乱中,超近距离的互瞪

着。

    「只是拔你十或百根的头发,要不要这么小气啊,臭猴子!」

    「哈啊?不要开玩笑了美咲….」

    就这样,双方都没有前进一步。毫无结果的斗嘴和手上的力气较量还在持续,但终归还是要结束的,最终先力量耗尽的一方是我。

    「可恶….」

    「…….总之只要捕到鱼就行了吧」

    看着跪在海滩上一脸悔恨的我,猿比古用疲惫的语气说道

    这么说完,猿比古推开了我,走到浅滩上,仔细的盯着海里。

    通透的水面下,能看到许许多多鱼的影子。在鱼游到跟前的瞬间,猿比古开始行动了。他用手里的树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朝海里刺下去。接着,看到他拿起来的树枝头上完美的插着一条鱼,我开心的喊了起来。

    「喔噢噢!那是什么啊!刚刚那个技能!好厉害啊!!喂!!」

    「….没什么,只是个运用而已。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事」

    「不!很厉害啊!!不是做的很好吗,猴子!」

    「….哼」

    瞥了一眼不停说着好厉害好厉害的我,猿比古扭向了一边。什么啊,人家难得夸奖你诶,表现的开心一点更合适吧。


    今天的收获有:小鱼四条和香蕉一挂。料理鱼的方法是最简单的,仅仅用树枝把鱼串好,然后放在火上烤的豪放派做法。

    不出所料,猿比古还是老样子一脸嫌恶的碎碎念了起来。

    「你这家伙啊,都到这个时候了就不要有那么多要求了,这是挑食的时候

吗?好了快吃」

    「而且这也完全烧焦了吧,别开玩笑了」

    看着烧焦得黑糊糊的鱼,猿比古厌恶的咋了咋舌。因为肚子已经饿到极限了,猿比古一副赴死的表情,嫌弃的对着鱼咬了上去。

    然而,幸福的时光并没有继续。这么点食物量对于两个正能吃的男人来说是不够的。吃完后还不到两个小时,洞穴内就回响起我跟猿比古肚子里的饿虫发出的悲鸣。

    ……啊——……好饿啊……。

    因为没有彻底吃饱,所以感觉比吃之前还要饿了。我抱着双腿,把脸埋在腿间,沉浸在吃一大碗拉面的妄想之中。

    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猿比古,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啊」了一声。

    「…….?」

    在目光疑惑的我的身旁,猿比古慢慢的把手伸进衣服后面的口袋里,拿出了个什么东西,淡淡的说道

   「里面放了巧克力」

   「巧克力?!!!!]我发疯一般喊了出来,紧紧的盯着猿比古手中的巧克

力。

   「在超市抽奖抽到的,把它忘了」

    你这家伙….一般不可能会把这么棒的东西给忘记吧。我不可置信地凝视着猿比古。然后,视线很自然的被拨开包装袋的手吸引住了,无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如果,对方是镰本或者坂东的话。

    「LUCKY——也分一点给我吧!」的直接劫下。无奈的是,对方是猿比古啊。只要稍稍表露出一点想要的样子的话,就不知道会被提什么要求作为代价。所以我,只能努力表现出一副毫无兴趣的表情。

    「啊,这样啊。哼…….真好呢」我这么冷淡的说着,装作看着外面篝火的样子。期间,无法避免地听到了拨开锡箔纸发出的咔扎咔扎的声音,我紧紧的咬住了嘴唇。

     神大人为什么啊,不是在我,而是在猿比古的口袋里装入了巧克力呢…….。明明一定会让巧克力幸福的人是我啊…..。实在是太羡慕猿比古了,导致思想往奇怪的方向跑偏了。

    ………也许,我的口袋里,也会有很棒的东西。

    怀抱着这样渺小的希望,我避着猿比古不让他发现,偷偷的搜了搜短裤的口袋。然而,里面只有一张擤过鼻涕捏成团的纸,然后再就是口袋角里积压的棉屑,我沮丧的垂下了肩膀。

    「给」

    「诶?」

    突然,眼前递来了一小块巧克力。我一脸惊愕的看着猿比古,又看看巧克力。

    「什么啊,那副表情」

    「诶,不对,那个……这个免费?」

    「哈?」

    对着皱起眉的猿比古,我语无伦次的说道

    「不,不是啊,你难道不该说“美咲~~ 想要吃这个巧克力的话,就围着那个篝火转三圈喊汪吧~~美咲~”吗」

    「哈?怎么,难道你想要展示下才艺吗?」

    「才…才不是啊…..不管做什么都喜欢刁难人的你居然会这么慷慨的分给我,这绝对不可能!呐,你真的是猿比古吗?难道不是被冲上岸的海狮的化身吗?」

    「你想吵架吗」

    「才,才没那回事….要怎么说呢,你是疯了吗?」

    「啊啊,吵死了。不要噼里啪啦的说了,快吃」

    「唔嗯」

    已经不耐烦的猿比古,把巧克力塞进了我嘴里。舌尖碰到巧克力的那一刻,粘乎乎的甜味就在嘴里散开了。

    啊啊……怎么回事……这个,好好吃啊…….。

    「啧……都怪美咲不肯赶紧吃,弄得我手都脏了」

    猿比古舔了舔沾了巧克力的手指,在旁边的我还感动于巧克力的美味,默默的哭了起来。以前都不知道啊——原来,块状巧克力居然这么的好吃。回去了的话,赶紧去买——这么下定决心后,感受着嘴里巧克力直到完全熔化掉的那最后一瞬后,我轻叹了一口气向猿比古道谢。

    「啊,那个,谢谢啦啊……巧克力」

    「……没什么。我一个人吃的话,某个笨蛋又要嚷嚷不停吵死了」

    猿比古哼了一声,在短暂的沉默后,把剩下的巧克力包好后,按在我的胸前。

    「拿好」

    「诶?为什么?你拿着吧」

    「你拿着」

    「但是…..」

    「巧克力化了弄脏衣服的话无法容忍」

    猿比古这么说道,把巧克力放进我手里后,就随意的横躺在树叶铺好的地面上了。我困惑的看着手里的巧克力的时候「….有紧急情况的话,就吃了它」,猿比古保持着背朝我的姿势,独自说道。

    我看了看巧克力,看了看猿比古的背,然后把巧克力放在裤子口袋里收好。


--------------------------tbc-----------------------------------------------

上篇完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