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秃头酱全球后援会

no

【自汉化】米山-------BLUE&PINK

   

*十分感谢好佑帮忙校对 @ひみつ基地  辛苦辛苦!

*选自猿美小说合志里一篇米山太太的文,个人非常喜欢米山太太的这个故事,觉得十分符合二期猿美和好后的发展。第一次翻译长文章有许多不足,请多多包涵!


-----------------------------------------------------------------------------


那是,我在房地产公司工作的第五年的冬天发生的事了


虽是12月但天气却十分温暖。我一边沐浴着阳光,一边往面朝着店铺马路前的玻璃窗上贴满充满圣诞节气氛的宣传单。对了,一说到房地产公司就会让人有一种很帅气的感觉,在车站前常见的【竭诚为您寻找住所】的店就是我工作的地方。


从店里面往窗户上贴印有柊树和圣诞老人图案的宣传单的时候,让恰巧经过店门外的两人停住了脚步。其中一人身材修长,身穿灰色的腰带式大衣,另外一人穿着紫色羽绒服搭配着短裤。两人穿着的品味风格截然不同。


大学生?朋友?这是一种职业病吧,一看到人,便会条件反射地去猜想他们的年龄和关系。穿着羽绒服的那位大概是个高中生。茶色的小卷发从针织帽下面轻快的露了出来,完全是淘气的小孩子的感觉。他很感兴趣的样子,稍浅的眼眸也变得闪闪发亮,踮起脚去看贴在玻璃窗上方的宣传单,又被贴在下方的宣传单吸引了视线,认真慢慢地看了起来。眼角吊了起来,眼神就像充满好奇心的猫一般。身材修长戴着眼睛的那位,在帽子君的后方十分愉悦地看着帽子君反复的站起又蹲下看宣传单的样子。


【美咲,走了】他喊到。


美咲酱?不,是美咲君。好可爱的名字,但是很适合他啊。


【呐,这房子还不错吧?】,美咲君不良少年般地蹲坐在地上,用手指着最下方贴着的一张传单,回头看向了后面的眼镜君。


【你没有搬家的钱吧】眼镜君一边用倦怠的声音说着,一边慢慢地靠近。


虽然不应该对顾客的衣着品头论足,但是眼镜君的大衣真的是一件上等品,处处做工都非常精细,格子花纹的领子里儿,大概是某个大品牌吧。不过,说实在的,别像那样把领子后面立起来就好了。美咲君穿的棉袄,虽说大约是在某个价钱经济型的名牌店买的,衣服活泼的颜色却也十分的适合朝气蓬勃的美咲君。羽绒服颜色的话,红色橙色也会很适合吧,黑色或者白色看起来会更稳重,不,果然还是紫色好。膝盖上贴着创可贴,十分的孩子气。也许美咲君是中学生?


【但是啊,这套房子,虽然比我家更大,却很便宜啊】


【明明是租房却说什么我的家也真是】


【啰嗦啊!因为我住着,所以是我家吧!】


说相声似的呢,就在我嘴边不经意露出笑容的瞬间,美咲酱就那样保持着姿势,朝着眼镜君转过身来,正想着是不稳斜了身子,却迅速地往眼镜君的脚边踢出了一个速度极快的回旋踢。而眼镜君,则像跳绳一样,就那样两手插在上衣口袋里,轻轻一跳躲过了这一脚。刚刚那是什么?太厉害了!这两人的运动神经都超级发达啊!


虽然我十分的惊讶,但是这对他们两人来说就像每天吃饭一样平常,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继续看起了宣传单。美咲君用食指连续敲打着宣传单,对眼镜君喊道


【快看这个!】


25平米,有厨房和餐厅,厕所和洗澡间也是分开的。虽然很小,但还有阳台。房龄5年,离车站只有10分钟路程。是的,这确实是一套很划算的房子,但是......


【呜哇!太好了!楼下是便利店!太棒了,我现在在的那个地方马上就要翻新了.......交房的期限也很合适。还有啊....】


在美咲君身后,弯着腰正满脸无奈地看着宣传单的眼镜君,听到美咲君接下来说的话后,瞬间变得面无表情。


【还有啊,离HOMRA也很近啊!】


开心笑着的美咲君的上方是,看起来脸色十分难看的伏见君。什么呀,稍微有点恐怖呢....  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整理下我站在这里听到的情报:美咲君似乎是一个人住,所以大概比外貌看起来年龄要大。眼镜君是年长的哥哥.....但从两人的长相和自带的气氛截然不同来判断,果然他俩应该是有一定年龄差的朋友吧?


眼镜君叹了口气,仿佛在说笨蛋之类的


【你还是放弃吧】


  兴致被打消的美咲君,愤怒地撅嘴表示不满,恶狠狠的抬起下巴,转过脑袋仰头看向眼镜君。


【哈?为什么啊】


【无论如何】*这里伏见学着美咲的发音拖长了音调


【不要学我说话!还有啊,我才没有用那种笨蛋似的语气说话吧!】


美咲酱就保持着斜视的姿势,一边不停用后脑粗暴的撞击眼镜君的大腿附近,总觉得很可爱啊。如果美咲君是个女孩子的话,这简直就是调情调的超厉害的情侣吧。


眼镜君一动不动,一边挡住美咲君软绵绵的脑袋攻击,一边粗略的望了下贴出的宣传单。接着他的眼神停留在了某张宣传单上,眼镜后的眼睛眯了起来,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该出手了!差不多我也该出门招呼客人了!我下定决心,从自动门里往外走。虽然内心还是想再默默地观察他们一会儿。


【欢迎光临,请问是在找房子吗?】我边说着固定台词边同时打着招呼。眼镜君脚边缩成一团的美咲君,为什么看起来吓得不轻,发出【哦...哦哦...哦哦哦】的迷之声音,身体也变得僵硬,我有做错了什么吗?


【啊,这家伙不擅长应对女性】


眼镜君一边用膝盖轻轻的推了推吓呆了的美咲君,一边手指着刚刚看的那张宣传单问道


【这套房子还在吗?】


虽说略带鼻音的说话声会觉得很好听....但是不知为何却也觉得很冷淡。对于这种看起来很难应对的人,过于热情接待的话会变得让他厌烦,所以必须谨慎对待。这是我工作五年来接待客人的经验之谈。


【是的,房子还在,您方便的话请到店里详细谈谈吧】我边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微笑,边打开店门。


【还在真是太好了】美咲君有点畏缩不敢进门。然后眼镜君却随意的整了整领子,拖着脚走进了店门。


我把他俩领向了柜台前,请他们在两个并列的椅子上坐下,眼镜君坐在了左边,美咲君在右边。我为他们在饮水机处泡了两杯咖啡,端了出来,接着坐到了柜台对面的椅子上,接下来还是固定营销台词。


【感谢您们光临本店,对房子有怎样的期望都请无需顾忌的直接说出来】


像这种用租用的机器冲出来的咖啡,肯定是不会合他口味的吧......不出所料,眼镜君连碰都没碰。然而相反的,美咲君嘴上慌张地说着【多谢…款待…】快速地将糖和奶精全部倒入了咖啡,用勺子搅拌后端向了嘴边。总觉得,从人情方面讲,对美咲君更能产生亲切感,于是就向美咲君搭起了话,然而我并不知道这样会让他紧张。


【贴在下面的那张广告单想必您们已经看过了?】


我这样说完后,美咲君嘴巴一直贴着塑料杯的边,突然看着我,一边口吃着发出【哦...哦...哦】一边点头。给你们兴头上泼冷水真的很抱歉,你们看起来对这套房子很满意很开心的样子,但对于发生过事故的房子,我是有责任向顾客说明清楚的。


【实际上,这套房子它....】我刚开口,眼镜君就插进来抢了我的台词。


【是发生过事故的房子,对吧?】


【发-生-过-事-故-的-房-子?】美咲君就这样手里端着杯子,眼神在我和眼镜君之间来来回回看来看去。眼镜君瞟了一眼我的反应,便确信了他自己的揣测是真的,看起来似乎已经什么都弄明白了,开始说明了起来。


【所以说,也就是因为这套房子死过人所以租不出去,所以价格才那么低,没错吧?】


对那被抛了回来问话,我只能点头回答【....没错】


【哈?诶?真的假的?】 美咲君的脸开始抽搐了,握住杯子的手指也在细微的颤。在杯子要掉下来之前,眼镜君从美咲君手里夺了下来,放在了柜台上。简直是个迷啊,这两人的关系,怎么回事呢,总感觉这两人比普通朋友更亲密呢....


把想解开这个迷的想法放置一边,我便坦白的开始说明了,并不是发生了什么杀人事件之类的,只是有个长期独居的老人,因为心脏麻痹而死亡。当然,房子已经彻底打扫干净过了。美咲君眉头紧锁一副复杂的表情听着我说话。


【房子已经打扫干净了,misaki】眼镜君这么似戏弄般地叫了声名字的同时


【吵,吵死了】美咲君用颤抖的声音回了过去。然而眼镜君更似以哼着调调般地音调煽动了起来。


【美咲是男人中的男人对吧~?所以才不怕什么死过人的房子呢,没错吧~?】


【哈?没....没错】


【但是啊,说起来,之前你说过呢。镰本的房子里冒出过什么东西吧?那个胖子的房子也是以前出过事的房子对吧?】


【.....!什,什么!喂!】


【被炉里伸出白色的手,圈起被炉的话,里面的女人....】


【闭....闭闭闭闭嘴!!去死吧混蛋!!】


【从你的被炉里,伸出一只皱巴巴的手,老爷爷爬出来了.......】


【哇!哇哇、哇啊哇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手塞住耳朵的美咲君,虽然很可怜,但他过于害怕的样子也挺有趣的。看着美咲君害怕的样子,眼镜君心满意足的偷笑,接着对我说


【所以说,那套房子不要了】


【也是呢】我也不得不表示同意。


【另外,我刚刚看的那张宣传单上的房子.....】美咲君还在一旁吓得发抖,眼镜君干脆的转变了话题。


【啊,好的,请稍等】我从文件夹里拿出那套房子的资料,将宣传单上房子的编号输入电脑,确认那套房子的状况。这是买下一套新建公寓的人用于出租的一间房,这套公寓当日就完售了,十分有人气。房子的布局和位置都完美得无可挑剔,当然,也没发生过任何事故,所以房租价格也很高,因此,还没能租出去。


【这套房子的话,还空着】


文件夹里拿出的房子资料放在柜台上,眼镜君认真的翻阅起来,每个角落都看的很仔细。


他旁边的美咲君,终于从被炉的冲击中回过神来,轻巧的凑过去看,接着一脸疑惑的问眼镜君


【你不是有宿舍吗,为什么要看这个?】


眼镜君修长的手指在资料上【唰唰】的翻动着,全部翻完后似乎在谋划着什么。尽管如此,他的脸上还是浮现了温柔的笑,对着美咲君说【我也要搬家】


因为我对手指有着强烈的兴趣,眼镜君翻着资料的修长好看的手指让我不经意看呆了。这是我的私人癖好,很抱歉。轻垂眼睛陷入思考的样子和纸上手指滑过的样子,让我开始意识到.....眼镜君其实很帅。当然,如果别把后领立起来的话,会更帅。


【哈?为什么啊】


【宿舍太小了,而且我已经厌烦了】


【嗯.....】


【宿舍是免费的啊,太可惜了.】美咲君很理所当然地念道。不懂为什么眼镜君要这样做,他撅起了嘴。美咲君不仅一举一动都像小孩子一般,而且变换着丰富的表情也十分有趣。眼镜君也一定很喜欢这样的美咲君,两人关系很好吧,因为眼镜君一边【才不是免费啊,要好好地交宿舍住宿费的】这样回答着,一边轻轻地笑着,用手捏着美咲君撅起的嘴唇。男性之间也会做捏嘴唇这种行为吗?就算是女性之间都很罕见吧?嘛,无所谓啦,不想那么多,先继续刚刚的话题吧。


【这套房即日就可以入住,而且电,自来水和天然气都很快可以接入房子使用。房子面积有这么大,所以租金和管理费都偏高】


美咲君推开了眼镜君的手,看到了柜台上的资料,接着动作稍微克制了一点,尽管如此,在看到上面黑体写着的租金时,他还是瞪大了眼睛叫了出来。


【三.......三十三万!?】


【很平常吧.....】


【才不平常!!是我家四倍的租金了!】能住四个人了吧!!看着混乱中的美咲君,眼镜君露出有点无奈的表情


【一个人就已经够吵了,不需要四个人】这么说着,接着又


【对了,八万......】独自嘟囔着 ......


【如果您有时间的话,现在就能带您去房子那边看看,马上就能开车过去】我这样提道。


【陪我去吧】眼镜君对美咲君说。


【也不是不可以】稍感兴趣的美咲君也答应了。




于是,我终于让这两人签下自己的名字了。其实应该马上就签的,却完全成随了眼镜君的步调了。


眼镜君用挂着本公司吉祥物挂坠的笔,在名字那栏整齐地写下【伏见猿比古】。但是因【猿】有注音假名【saruhiko】标注了,所以仔细一看勉强能认出是“猿”……写得非常的潦草。【我也要写吗?】美咲君一边不情愿地问道,一边把【八田】写得特别大,接着扭扭捏捏的写下【美咲】两个字。


虽说猿比古的名字的确出乎我的意料,美咲君的名字却觉得十分适合他,但是这名字果然会被别人用来戏弄吧。这么想着,我从柜台前站了起来,低头恭敬的说道【伏见先生,八田先生,十分感谢你们!现在就带你们去停车场】


虽然知道了他们的真名,但我还是比较喜欢自己给他们取的外号,接下来还是想用眼镜君和美咲君来称呼他们。一边朝着停车场走去,路上一边确认这两人难道真的是同龄吗。


美咲君在职业那栏写着【HOMRA】,公司的名字吗?还是说,是个小店呢?说起来,之前在店门口看传单的时候,美咲君也说过【离HOMRA很近】之类的话呢。


接着,眼镜君在职业栏里写着【东京法务局户籍科】。好厉害啊,社会精英呢,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对于这两人的组合越发的觉得不可思议,感到十分有趣。


眼镜君和美咲君坐在公司用车的后排,靠在座位上开心地拌着嘴。美咲君坐进了车内后也十分的活泼好动,四处张望着,满足的看完了一圈车内后,又紧紧的趴在车窗上看向窗外。从车窗射进的和煦的暖阳,将美咲君的轮廓柔和的融合了,而眼镜君呢,则安静的望着美咲君橙发。  


很快,公寓便进入了我们的视野。虽然公寓在车站附近,但是它处于小道的深处,所以并不觉得吵。虽然刚种下的植栽还未长开,但还是能透出陶式风格的外壁。


在来客专用停车场停好车后,来到门前的对讲机前,呼叫这栋公寓的管理员(在这座公寓里,被称为体面的侍者),表明自己是刚才联系过的房地产公司的职员。接着,身着执事风格的黑色套装的男人出来,把门的电子锁打开了。

 

【入口处有设这样的点子锁,因为侍者也在公寓里住着,所以24小时都能为您服务】大部分的客人都会被公寓的高安全性所吸引并感到安心,说着【这样就放心了啊】之类的话,然而,这两人却不这样。


【侍......是指房东吗?....自动锁啊.....我并不怎么喜欢啊】


【美咲是鸟脑袋所以记不住电子锁的密码数字吧】


【哈?!才不是记不住吧!!我可以记住的!!但是啊,就是,那个....太麻烦了啊!!就那样一个个按下按钮打开门,一点也没有男子气概吧!!】


【跟男子气概没什么关系吧】眼镜君一边对着挥舞两手抗议的美咲君笑着,一边从开着的玻璃门中走进了屋内。大厅里有个很高的通风口,二楼的空间是公寓内客人公用的,有个公用的休息间,设有跟我们公司一样的咖啡机,住户可以随意自由的使用。宽敞的沙发旁,有个厚木制成的木书架,书架上的杂志,每月都会买齐最新的一期。


  【这边的杂志都可以随意翻阅,但是呢,要在休息室里看】


  【诶?!真的吗!好棒啊!】


我不禁想美咲君也许是个很喜欢看杂志的人。美咲君蹦跳着干劲十足的走向书架前,然后对着书架上一排排摆放的书脊从头到尾看来看去,接着,不知为何,美咲君渐渐变得垂头丧气了起来。


怎么了啊?我这样想着,眼镜君则一边笑着一边走向美咲君,安慰似的拍了拍美咲君的肩膀。


【美咲,我来猜猜看?竟然没有放我最喜欢的JUMP还有Sunday吗?是不是啊】


【才才…、才不是啊!】


【你脑中想到了漫画的费用了吧,真是的所以说老百姓啊…】


【吵死了!混蛋猴子!】


非常生气的美咲君更像猴子呢,我这么想着,非常抱歉地蜷缩起身子【现在暂时只有这些杂志,但是呢,这里每个月都会有一次集会,成为住户后在集会上提议的话很可能就会被采纳】这么低着头说道。


【这样的话,那猴子,提议吧!】


【为什么我非要丢这种脸啊】我一边劝和着斗嘴的两人,一边在电梯里介绍


也许进了屋子也会失望吧,我这么想着。然而,看到玄关前的围栏后,美咲君就激动的喊了起来【好厉害啊!!简直就是豪宅嘛!!】


【只是个栅栏而已吧】


美咲君无视了眼镜君冷淡的插嘴,十分稀奇的模样到处看来看去。接着在我打开门后,美咲君第一个冲了进去。


【房间是走廊的最里面那间,有请】我这样催促着,美咲君便在大理石的地上踩着鞋后跟把鞋子脱了下来,在走廊的地板上走向客厅。


【哇啊!!好厉害!!好大啊!!喂,猴子,快来啊!!】美咲君打开了客厅的门,脸上浮现了他今日最兴奋的笑脸,接着便跑进了房间内。


 【来了来了】眼镜君这样懒洋洋地回答着,他在我给他看了房屋设计图后就已经知道房屋的样子。我轻轻的返回美咲君脱鞋子的地方,将他的鞋子摆好后,走进了这套屋子里最大的房间。阳台朝南,面朝着阳台的墙壁上有高至天花板的玻璃窗,采光非常好。客厅很大,可以铺下22张榻榻米,即使把宽敞的沙发和桌子,还有电视柜餐桌什么的放进去也还有足够大的空间。这套房子的布局是居家类型, 所以除了客厅外,另外还有两间各可以摆下8张榻榻米大小的房间,还有个工作间,另外卫生间和收藏间也统统都有。


 美咲君啪嗒啪嗒地在房子里跑来跑去,接连发出【呜哇!!】【噢噢噢!!】【好大啊!!】超兴奋的喊声。美咲君对房子如此的开心满意,对房地产公司而言,着实是件非常幸运的事。


【风景也还不错啊】最后,美咲君回到了还在客厅的猿比古君身边,靠着窗台说到。与他抑制住兴奋的感想相反,美咲君的侧脸透露出他对房子十分的满意。


【你这家伙真幸福啊,能住在这种地方】美咲君背朝着眼镜君说道,接着眼镜君淡淡的说了一句


 【事实上,我住不了】


 【哈?】美咲君转过身来,十分惊讶。而我的内心也【哈?】很惊讶,但是脸上绝对不能表现出来。


  眼镜君对着美咲君一字一板的解释道


 【我预算的上限是25万】


 【这完全不够吧!你这家伙真是...】


 【就是这样啊。你能拿出8万吧?那么把那8万拿出来吧,这样正好就够33万了。出4分之一的钱的话,你也有一间房的使用权利了。】


 【啊!噢....这样啊】美咲君突然又注意到了什么似的,歪着头问道


 【这样的话,就是和你一起住了吧?】


 【肯定啊,不然的话我要去哪里住】


 【青组的宿舍.....?】


【喂、你这什么回答啊喂】眼镜君生气地用手指不停戳向美咲君的胸前。


没错,这套房子一个人住未免过于宽敞,两个人住则刚好,这样想着,我的终端“哔历历”的响起来了。快去接啊,两人这么看向我示意道。于是我一边点头哈腰表示抱歉,一边回到走廊上接电话。来电者是我前段时间签下房屋合同的中年客户,一接电话就是厨房的洗碗机坏了之类的抱怨。我一个劲的给她道歉,跟她说修理费的事宜和我们领导商量后会给她回电话。


等我接完电话回到客厅的时候,他们两人打开了窗子,走到阳台里去了。眼镜君靠着栏杆上,稍稍低下头,面朝客厅这一面站着。美咲君则站在他旁边,背对着客厅,手抓着栏杆,凝望着夕阳。朝南的阳台稍微有些偏西,所以从这里能看到十分漂亮生动的晚霞。


【抱歉打搅了】我这样打声招呼也许会比较好,然而两人的气氛看起来十分的严肃,于是我也就保持安静,回到客厅的一角落里等待机会。





【你是说真的吗】


【真的】


【再一起住吗?】


【又没什么,以前不也一起住过吗】眼睛君有点别扭的说道。眼镜君似乎一直认为美咲君肯定会很容易接受他的提议,然而,美咲君手抓着栏杆,将身体弯成了【く】字的形状,接着一边用我从未听过的成熟、认真的语气对眼镜君说


【不行的吧】一边推开了栏杆。接着淡淡的说道


【以前也试着一起住过,结果还是不行吧,是这样没错吧?】


 没办法接上美咲君话的眼镜君,第一次哑口无言,沉默不语了。


【对你来说,你的离开也许很痛快,然而对我而言真的无法忍受,我不想再体验一次这种痛苦了,所以再同居什么的还是行不通的吧】


  美咲君这样说着,把手从栏杆上放下,笔直的站着,然后看向旁边眼镜君的脸。眼镜君十分消沉的样子,稍微有点可怜,尽管如此,他还是小声的对美咲君回话


【.....和那个时候比,很多事都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吧】


【哪里..】


【我那个时候,觉得很讨厌啊。你这家伙...】


【哦,所以你就离开我了,不是吗?】


【不!不是这样的!我讨厌的不是你,我讨厌的是....】眼镜君就那样低着头,叹了口气然后抬起一只手遮住脸。


这就是紧张的修罗场吧?我也只能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切。美咲君看着眼镜君的样子良久,突然柔和了起来,问道【要和我做约定吗?】


 眼镜君怯生生的抬起头


 【....约定?】


 【是啊,我们来做三个约定吧!】


美咲君抱着胳膊思考着要约定些什么,接着干脆利落的对着眼镜君伸出三根手指。眼镜君稍稍起了些戒备心,然后反问道


【真多啊,都是些什么约定】


【才不多呢!】耀眼的夕阳透过了美咲君的头发,他一边一根根地折着手指,一边底气十足的回答道。


【第一,不许再说谎骗我;第二,如果有想说的话,就给我好好的说出来】


说完,眼镜君有点不开心


【就算什么都不说,也给我察觉到啊.....】这么非常甜腻地说道,美咲君用力地用手刀削了他的头。


【疼!笨蛋!脑袋要秃了】


【秃吧!笨蛋!】


美咲君对着无法反驳的眼镜君哼了一声,接着说【第三.....】,他停下了


【嗯?】眼镜君抬起头,看着美咲君


美咲君眼睛朝下看了看,然后直面眼镜君接着说道


【第三,不要再去任何地方了。约定好,永远都不会离开我】


 说完,美咲君稍稍往前探了探脑袋,【如何?】笑着询问道。


 看到女孩子就会手忙脚乱,不擅长应对女性,而且还很怕鬼。如此孩子气的美咲君却能毫不害羞,直率地说出这些话来。明明那么可爱但是内心却又那么的男子汉气概。这绝对是眼镜君重新迷恋上他的原因吧。


  这种时候眼镜君也应该很男子气概的去作出回应才对。我紧攥着拳头,内心在给呆立着的眼镜君加油打气。请无视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虽然就算我不说,他们也似乎已经彻底忘了我这个人的存在了.......


  眼镜君抬起右手,紧握着拳头,把小指伸向美咲君。美咲君看着他眨巴了两下眼睛。


【我答应.....全部】


 两人视线交汇,眼镜君看着美咲君的眼睛宣示道。美咲君瞪大了眼睛,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又慢慢地恢复了常态,眼眶里渐渐有什么浮现。但又努力扬起微笑,伸出小指,和眼镜君的小指交叉在一起。


【噢!约定好了喔!】


【.....啊啊】


美咲君一边摇晃着勾着的两根手指,一边唱着拉勾勾的歌谣。虽然有些跑调,但美咲君肯定不是音痴吧,因为美咲君的歌声里隐约还有一些哭腔。


【拉钩上吊,失信的话就.......就烧了!】(注:日本童谣,原句是【拉钩上吊,如果谁失信就吞千根针】)


【竟然要烧啊】


【别破坏约定的话不就可以了吗!!】


美咲君开始重唱歌谣,眼镜君也小声轻轻的一起跟着唱。眼镜君唱歌意外的好听。我在事务所里一直盯着看的那根好看的手指,和美咲君的手指紧紧的缠在一起,摇来摇去。


【约定咯!】两人边唱着,边放开了手指。


【都已经约定好了哦!】美咲君笑着叮嘱着,眼镜君则往美咲君的方向走近了一步,两手将美咲君紧紧的抱进怀里,凑近美咲君的耳边,有些撒娇似的说道


【已经约定好了啊,所以一起住吧】


美咲君有些害羞的笑了,扭了扭身子,眼镜君紧抱着美咲君的手却没有松开。


【呼~】美咲君发出一声认命的叹息,点了点头。


【真没办法啊,那我就帮你出点房租好了】


虽然看不到眼镜君此刻的表情,肯定是惊讶之后笑了吧。嘴里发出了非常温柔的吐息,假装开玩笑着说


【真的吗?还真是帮了我大忙呢】


【可不是么....】


短暂片刻之后,两人同时笑出了声。这真是幸福到无以复加的场景呢。



 

恭喜你们!虽然不清楚过去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能重新住在一起真是太好了!我的心头被涌上的迷之情感所占据,不禁眼眶湿润了。


然而自己也不可能一直被他俩遗忘,总之先假装刚接完电话的样子,不发出脚步声轻轻的从客厅里出去,返回到走廊里。等走到走廊的一端后,又故意发出脚步声走向客厅,一边大声的喊着【接电话时间太长了,十分抱歉!】哐当一声打开门回到了客厅。


太阳彻底落下山了,阳台上的两人,故意般的彼此留了三米左右的距离,享受着逐渐闪烁的夜景。美咲君终于不再那么心情沉重了,于是我满脸营业笑容向他搭话。


 【这里的夜景也十分漂亮呢,能俯瞰整个镇目町的景色,甚至能眺望御柱塔】


 【喔!好厉害啊!!】


 【感觉如何呢?您喜欢吗?】


不经意间就问了出口,美咲君看了看眼镜君


 【就选这里了】眼镜君一边从阳台返回客厅,一边这样简单地决定了。


合同达成!我在心里摆了个胜利的pose。


 【劳烦您到我们店里提出正式购房申请可以吗?您有空吗?】


两人都点头同意了。


从公寓出来后,我平平常常的开车返回店里。眼镜君在柜台上签下入住申请书的同时,美咲君对店内装饰用圣诞树上的装饰品很感兴趣,一个一个地开心的看着。申请金由眼镜君用终端支付了。


我把房屋的设备和构造又重申了一遍,后天送达的合同书和必要文件也进行了说明。需要移交的文件也用信封装好。今天能做的所有手续都已经全部做完了。


【入住审查结束了的话,我会立刻与您联系,我们会尽可能的安排您早日拿到钥匙。今天真是十分感谢!】我站起来说着,深鞠了一个躬。


【多谢】眼镜君拿了信封后,冷淡的回复道。刚刚那种撒娇的声音去哪里了!嘛,虽说是美咲君专用的。我抬起头,看着圣诞树前的美咲君,这么想着。这个月有圣诞节活动,达成合同的客人们都会得到一个马克杯作为礼物。单身的顾客可以选择杯子的颜色,成双的顾客则送一组情侣杯。


【请稍等!】我这么说着,来到店里的架子上,果断从装有情侣杯的箱子里选了一组拿出来。


【一点微薄的礼品,不嫌弃的话就请收下使用吧】我说着,一边将情侣杯放进印有公司名的袋子里,接着放到了柜台上。


【什么什么?可以看看吗?】美咲君从圣诞树前走过来,问到。


【请看请看】我点头


美咲君撕开大红色的圣诞样式的包装袋,看到了箱子里的马克杯,接着发出了【啊】的短促的惊讶声


【怎么了?】


【.......这个,你看,是一样的吧?】


美咲君把箱子斜倒一些,给旁边侧视的眼镜君看。眼镜君眼睛咪了起来,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


【啊.....哈哈,跟那个一样啊】,伸手从箱子里把杯子取出。


一只是淡蓝色,另一只是粉色。眼镜君凝视着两只杯子,接着把粉色的那只杯子给了美咲君,自己拿了淡蓝色的那只,然后大概这是他第一次真心的对我说了谢谢。


【我们一直在找之前丢失的杯子的同款,十分感谢你】


虽然最后的感谢完全是在棒读,我还是对他说【不客气,我应该感谢您才是】


【这次我要用你那个颜色哦】美咲君皱着眉头这么说着,将粉色的杯子收回了纸袋里。眼镜君笑了笑,将自己的那只也放进了同一只袋子里。


然后,终于习惯了我的美咲君,拿起袋子低头对我说【今,今天真是十分感谢】


【该走了】眼镜君站了起来,对着正道谢的美咲君喊着。两人并排打开自动门,穿过装着耀眼的蓝红彩灯灯饰的通道走出了店门。


自动门关上的那一刻,我看到美咲君满脸笑容抬头看着眼镜君,对他说【今天真的很开心啊!】 眼镜君则像无法忍耐了一般,手臂环上了美咲君穿着羽绒服的肩膀,路边的灯光落在两人身上,闪闪发光。


等门关上后,我缓缓的抬起低下的头,回来整理柜台上的文件和资料夹,再把业务报告写完后,我今天的工作就结束了。虽然白天很温暖,然而日落之后却让我觉得如果穿了件更厚的外套来上班就好了。


我一边感受播放着圣诞歌的大街上的热闹,看着打打闹闹的情侣们,一边走向车站,然后开始想着自己现在要回的那个家。上班开始就一个独住了,已经这样过了五年,生活很自在,很少会感到孤单。然而今天却彻底的被秀了一脸。和别人一起居住虽然很麻烦,但是只是互相照顾的话也许还是不错的。


【嘛,如果有合适的对象的话,但是不知道遇不遇得到】我钻过车站的检票口,一边在月台上等待电车一边自言自语。能和我做三个约定的人,到底有没有呢。美咲君充满自信地竖起三根手指时的笑脸,闭着的眼睛背后燃起着鲜活的光彩。即使这个笑容是眼镜君独有的,却也让我的心底变得暖洋洋。



--------在我介绍的那套房子里,如果他们能够边吵着小架边永远幸福的生活下去就好了。


进站台的电车带起了一阵风,我在风中这样祈祷着。









------------------------end-----------------------------------------------




评论(28)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