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秃头酱全球后援会

no

【自汉化】情人节

校对:屋里欧巴
(๑• . •๑)
本篇后,还没正式交往的猿美的故事
——————————————————————————

走在从吠舞罗酒吧回家的路上,美咲呆呆地抬头看着晚霞染红的天空。在不久之前的这个时候,天空应该是更加昏暗的吧。二月已过半,感受到了白天稍微有些变长了。美咲步行着眺望着这片景色,平时总是滑着滑板迅速地掠过,今天却边走着边将手里拎着的小纸袋甩出咔沙咔沙的响声。

来来往往的人们也下班回家了,也有很多看起来是下课回去的学生,和美咲沿着同路而行。
一路上看着这些人或者风景,不知不觉自己家的公寓大楼就已经在眼前了。

而现在也正是鲜艳的晚霞渐渐变得淡薄的时间,所谓的「逢魔时刻」。
是从「他是谁?——黄昏之时在那里的人究竟是谁看不分明」这样的典故中而来。
美咲蹬、蹬地走上楼。

终于到了家所在的二楼,美咲停下了脚步。
有个人坐在自家门口。
那人伸出腿坐着,尽管会阻挡别人往前走,但是幸运的是,美咲的家正是这层楼的最里面。要说阻挡的话,也只会阻挡这个家的主人美咲而已。 
不知道是谁的话就有些奇怪了——尽管已经是逢魔之时,这个熟悉的身影美咲不可能认不出来。
就是他教给了美咲「黄昏」这个词、也是美咲最近有些相处不融洽的对象。不、说是不融洽也不太对。

「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猿比古」
美咲走近他身边问道。自己也已经看习惯了穿着私服而非S4制服的猿比古——今天是休息日吧?
「来收美咲的巧克力」
猿比古站了起来,笑着说。

这句话让美咲的心轻轻地跳动起来。
和猿比古之间,已经不再是那种充满杀气的关系,两人回到曾经好友的关系已经一段时间了
两人共同休息的时候,会一起出门,游玩,喝喝酒。

刚开始的时候,和猿比古像回到他去S4之前那样的关系交往着,然而最近,气氛稍微有了些变化。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偶尔猿比古看向美咲的视线会非常的温柔。看到猿比古那样的脸后,美咲会变得害羞,没办法好好地说话。脸上的热量集中,变得手足无措,这点美咲自己非常清楚。
看着这样的美咲,猿比古不会说些讨嫌的话,也不会出言嘲讽,只是一副想要说什么的样子,然后,在猿比古的话说出口之前,美咲会像想要挡住他的话一样,自己先开口。
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好几次了。

美咲之所以会动摇,全都是猿比古那张帅气的脸的错。而且,摆出那样的脸是犯规的。只是因为太好看了震惊了而已,美咲决定装作无视自己内心的问题。
——可猿比古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呢?连空气都要变得甜蜜起来的那样的话、自己真的受不了。明明困惑到想要大喊出声,却又绝不是讨厌的心情。
这么想着的美咲自己也不知所措,内心一直动摇着。心里想的是猿比古之前说的那番话。
今天是二月十四,来要巧克力的话,就是那种意思吧——

两人之间好像有什么改变了吗。美咲拼命假装平静。
「不给我巧克力的话,我就要恶作剧了。」
「你搞混节日了吧!话说恶作剧到底是什么啊」
「路过美咲家的时候按门铃然后跑掉」
「不要!你这仅仅只是在捣乱吧」
特意跑上来二楼然后按门铃跑掉,这是多么努力的捣乱啊!
「但是啊,我可不要从别人那里收到的东西又送给我。嘛,美咲的话,这是多余的担心。」
被当做笨蛋一样嘲笑了,美咲生气的顶回去。
「我也有收到!……….从安娜那里。」
因为受不了一副想要看穿我一般的紧盯着的视线,我说出了真相。
「哈,原来是安娜啊」
「就算如此,收到了就是收到了!哦对了,给你的东西也在我这里。」
这么说着,美咲从左手拎着的茶地红点口袋里拿了一个出来。

透明的袋子里装了五个曲奇,袋口用红色的绳子系好。
『把它交给猿比古』
「安娜刚从草薙先生那里学的,第一次做的曲奇,不要浪费啊」
『如果碰到猿比古的话,就给他。』
安娜这么说着交给我。虽然我没想到真的会碰到。
安娜已经看穿了吗。
猿比古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接受了曲奇。美咲确信,就算这个家伙讨厌别人送他手工的东西,如果是安娜的话他也不会做出令他为难的行为。这么想着,美咲欣慰的轻轻笑了出来。
猿比古则一脸复杂的表情面对手里的曲奇。
「别想用这种东西蒙混过关。」
所以自己才没有蒙混过关呢、美咲想。不过或许自己确实被安娜帮着蒙混了吧。
「对了冷吗?进来吗?」
这么问道后,猿比古点了点头
美咲的手探进了左边的口袋里,把钥匙取了出来。

挂着着游戏厅的战利品,一个英雄小人的钥匙扣上,挂着两把钥匙。把其中一把塞进了钥匙孔。 
两把一模一样的钥匙。曾经还被十束哥笑着说,这样子,完全没有备用钥匙的意义吧。
感觉似乎被他看穿了一切而稍微有点心虚。
吱嘎一声,门打开了。

进屋的时候有点难为情。
虽然之前猿比古也进来过,但那是在还没有变成这种气氛之前。
美咲把钥匙收回口袋里,脱鞋子进屋,在有些灰暗的房间中摸索着开关,打开了灯。因为只有一间房间,所以一踏进来就差不多能看到整个房间全貌了。美咲在房间中寻找想要的那个东西。把房间中央桌子上的袋子拿起,放上装有安娜给的曲奇的袋子,接着把拿起来的袋子,摆在正跟在后面的猿比古面前。
「嗯」
猿比古接过写有超市字样的袋子,一言不发地偷看袋子里面的东西。接着一瞬间瞪大了眼睛,之后又噗地笑了出来。
「干吗啊」
「不,没啥」
猿比古对这种板状巧克力怎么想呢?但是,里面本身是非常正规的情人节礼物用的巧克力啊。
「这种巧克力恐怕没人想要吧。」
为什么装的会是超市的袋子啊……从便利店直接买来、带着口袋送人这种丝毫不浪漫的事情、但是是美咲的话,这种情况也是没办法的事。         
「美咲做的不错」
「….什么啊,装什么了不起。」
「这个,在哪里的超市买的?」
「袋子上不是写了吗」
「这可不是店铺的名字」
「为啥」
「因为想看买这个的时候,手足无措行动可疑的美咲啊。让被我逮捕的异能者,用某种适当的理由去把监控录像借过来之类的。」
「这不是滥用职权吗!绝不会告诉你!」
美咲一脸通红地叫着。
的确,那时的美咲,不管在谁看来都是行动可疑的样子。那样的美咲超级想看到啊、稍微看一眼就能轻易击倒自己吧。
明明一开始没想到要买这个东西的。

某天打完工回家的路上,美咲想着要准备晚饭,就顺道去了超市。
正要直冲便当卖场的时候,收银台正面的架子上排放这的一排排情人节巧克力印入眼帘。然后,不经意间,脑海里浮现出猿比古的脸,慌忙摇了摇头朝着便当区走去,然而脑海里闪烁着的不是眼前的便当,而是之前看到的那些漂亮的琳琅满目的巧克力。于是又折返了回去,转向面对着靠近门口的杂志区,斜视着旁边的巧克力架子。
明明下好决心去买,却又来来回回跑了四次。要买哪个好呢,又来来回回了三次。

再这样犹豫会被当作可疑分子吧,于是最终选择了一个蓝色的,图案简约的盒子,假装若无其事地拿在手里,走向收银台。
美咲直到最后都没敢看收银员的脸。走出店后,才想起没买最初的本来晚饭!于是又去了另一家超市。

以后绝对再也不去那家超市了!虽然它离打工地方很近非常方便。
到家后终于舒了一口气,然而又回过神来。虽然就这么勇猛地买下来了,但这个东西要怎么送出去啊……
虽然脑袋里一直团团转,模拟着各种可能送出去的场景,可还是觉得送不出去。煞费苦心买到的东西,到了情人节也不送出去的,就会沦为自己解决掉的境地吧。但是究竟要用什么方法才好送出去呢……?

「嘛,算了,给」
笑了一会儿后,猿比古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小纸袋。美咲接过来,看到上面写着的制造商后,瞪大了眼睛。上面印着的是就连美咲也听过的,高级巧克力制造商的名字。
「诶…这个不是超级贵的吗?……诶,这个是你买的?给我真的可以吗?」
「收下吧」
美咲拿着纸袋,往里面看。
里面放着一个系有丝带的茶色小盒子。虽然只是盒巧克力却堪称是奢侈品。没想到这种奢侈品如今就在手里。到底有多好吃呢,变得在意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样的心情也表露出来了吧。
美咲再一次听到了猿比古的笑声
「好奇的话,吃下看不就行了吗?」
「….可以吗」
「给美咲的,随便你」
「那,我就放开吃了?」
「请」

美咲把盒子取出来,解开带子,打开盖,里面整齐摆正着12颗非常精致的松露巧克力。
每个的包装都不同,到底有几个种类呢,总之先从旁边的开始好了,拿起一颗松露巧克力放进嘴里。表面的可可粉有点苦。接着就慢慢的品味到正在嘴里融化的巧克力的味道。虽然还是不懂高级品的味道到底是什么味道,但就是觉得很棒。
总之,就是好吃。
其他几颗又是什么味道呢?
这么想着,手伸向下一颗巧克力。然后又听到了猿比古的笑声。
啊、这里还有个不怀好意的家伙在呢。

「吃了?」
「吃了」     
不是你送给我的吗?不是你说可以吃的吗?怎么?圈套?这是圈套吗?
美咲战战兢兢地偷看猿比古的表情。
「那么,还回来」
「哈?这是送给我的吧!」
而且我不是也给你了吗!
「价格完全不一样吧!这个巧克力有美咲买的那个十倍那么贵」
呜哇,不是吧。这个这么贵啊!
不过,这样的话……
「….回礼的话,是在下个月的白色情人节吧」
「嘿诶?还挺懂的嘛,美咲。明明和它无缘」
「这种程度的东西还是知道的!」
「美咲的脑袋也不知道那时候记不记得,所以现在就还给我」     
「就算你现在突然这么说….」
「我才不会跟你这个小穷光蛋要那种东西呢。」
「?那你要什么?」
这么问完,猿比古指向美咲的左腰,美咲看过去,那是他的裤子口袋。把松露巧克力的盒子放在安娜的曲奇旁边,他的手向口袋里探去。指尖传来的是金属的触感。
啊……这是……

正要朝手里拿出的东西看的时候,美咲的上方落下一片阴影,抬起头,就被眼前超近的猿比古触碰了脖子,接着嘴唇被覆盖。
「嗯….」
一开始,还只是贴上来而已的嘴唇,接着像要吃掉美咲的上唇一样,吮吸着。接着,嘴唇在被猿比古摆布的同时,左手也被占有了。美咲的脑袋一片混乱,已经没办法搞清现在的状况。就算如此,能感受到的只有因看着眼前超近的那张帅气的脸而产生的害羞。
把猿比古撞飞可以吗?为了撑住颤抖的双腿,紧紧抱住猿比古可以吗?不知道该怎么办……就一直保持着这样。
在经过不知道是长是短的一段时间后,猿比古舔舐着的嘴唇离开了。
「好甜…..」
美咲的身体像失去支撑一样,晃荡着,靠向了身后的墙壁。
「这个,我收走了」
猿比古这么说着举起右手,手里是一把本应该挂在钥匙扣上的钥匙。看向自己的左手,手里的钥匙变成了一把。
什么时候……?
不,要说什么时候,也就只有刚刚吧
「那么,我还会再来的」

留下这句话,一脸满足的微笑的猿比古,穿过依旧满脸通红无法动弹的美咲身旁,走出了屋子。听到啪塔关门的声音,再也支撑不住的美咲慢慢地任由身体靠着墙壁滑下来。
哈啊啊……
一声大大的叹息,他抱着脑袋埋没自己的脸。
钥匙扣上挂着两把同样的钥匙,其中一个是和猿比古同住的时候他的那一把、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自己还记得,当然也没有把它单纯当作备用钥匙使用。
自己意外地习惯着猿比古在的事实。

这把钥匙就那样再一次的传给了猿比古手里。就只是这样而已。就是这样而已,美咲这样对自己说。
而且……
初吻是巧克力味什么的,真的太害羞了。美咲抬起头,朝松露巧克力的盒子看去。里面的松露巧克力还有十一个。
每次吃的时候是不是都会想起和猿比古的接吻呢……
为什么要留下这种麻烦呢?
这也是早就预料到了的吧。

什么啊,全都甜过头了啊。
那时的气氛也好,残留着巧克力风味的口中也好,还有刚刚被猿比古触碰的嘴唇也好,连自己内心的感情也……

也许自己已经察觉到了、就算没有面对面,在猿比古不在身边的时候,那种甜蜜的心情依然存续着。美咲再次向桌子上看去,朝松露巧克力的盒子伸出手,拿出了一颗。在短暂的犹豫之后,放入口中。
嗯…..
没错,吃这个巧克力的时候就会想起猿比古。
毕竟、直到现在还有些脸颊发烫啊。

评论(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