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秃头酱全球后援会

no

【自汉化】おたがいさま

作者:くろまる

DOM和SUB的设定,有点类似于α和Ω或者S和M

有点暴力,有点病态,慎入

-----------------------------------------------------------------------------

文中出现的用语

・ダイナミクス→除男女以外的性别,有Dom和Sub。

・Dom→想要支配的人

・Sub→想要被支配人

・Kneel→Sub的基本姿势。坐着的状态,被DOM下命令的话,Sub不能违抗

-----------------------------------------------------------------------------

中学时做过的ダイナミクス诊断,是为了明白自己是SUB还是DOM的检查。

我和猿比古都是DOM,只是等级不同。

Dom和Sub根据各自症状的不同,可分为五个等级。3级以下,都可以不受影响地生活下去,然而,如果到了四级的SUB没有DOM,又或者四级的DOM没有SUB的话,他们的生活似乎会很艰难。

我的等级只有一,所以不是很明白。

 

「美咲、Kneel」

来到我家的猿比古这么说道

在这之前不是应该说「打搅了!」吗?

我一边抱怨,一边不情不愿地一屁股坐在正站在玄关的猿比古面前。

如果是真正的SUB的话,在听到猿比古说Kneel后,会身体发热腰像断掉一般无力地坐在地上。但是很不巧,我的身体并不会变成那样。

我不良地坐在地上,抬头瞪着猿比古。猿比古扬起嘴角笑了。

很满足的样子。

 

「哟西」

猿比古粗暴地揉乱了我的头发。

你特么以为自己是谁啊!我这么想着,一边帮忙猿比古脱靴子。

 

 

我是DOM,猿比古也是DOM。

DOM本能地渴求SUB,一般来说,DOM都会寻找SUB的伴侣。然而,不知为何,猿比古把我作为了伴侣。

猿比古是DOM,等级是4。

程度严重的DOM,如果想要支配的欲望没有被满足的话,就会生病。尽管如此,猿比古把我当作SUB对待,事实上,身体却也好得很。

我不想被猿比古支配,也讨厌被命令。

但是,如果我拒绝的话,猿比古就会病倒,真是没办法啊。

脱下靴子的猿比古,就像在自己家一样走到我的床上坐下。

「晚饭吃什么?」

「不吃」

「吃啊!你还没吃对吧?」

「够了,美咲」

我停下正准备去厨房的脚步,转过头来。猿比古正抬头盯着我看,我挠了挠脑袋。

「真是的….你这家伙….」

「美咲,真罗嗦啊,安静」

真是气死个人。

我气得瘪了瘪嘴,踢了猿比古的腿一脚,然后盘腿坐在床前。

「真狂啊」

猿比古咂了咂舌,粗鲁地抓住我的下巴。

我紧紧地闭住眼睛,然后猛地脸上感受到猿比古笑的鼻息。

我张开眼。猿比古一边笑着,一边用指尖摩擦我的嘴唇。

我咬住把我的下嘴唇撇开随意进入我嘴里的拇指。

「嗯….」

在我眼前的胯部膨大了起来。

「来舔吧,美咲…..」

猿比古舔着从我嘴里拿出来的拇指。

我背后一震。

我不是SUB。被猿比古命令很火大。但是,如果,这是,恋人的愿望的话,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张大嘴,朝猿比古的股间咬去。

 

 

『Color』

从昨天胡乱任性地折腾了我一番然后回家的猿比古那里得到了一样东西。

皮质的橙色项圈…..。

不,不是。不,这不是。因为,我才不是SUB啊!

 

DOM有送给已经缔结契约的SUB项圈的风俗。戴着项圈的SUB就代表已经有了他的DOM,所以就不会受到其他DOM的骚扰,这种项圈作为一种所有权的凭证而赠送。可是,我不是SUB啊,不会被其他DOM打扰,所以不需要这种项圈。

 

但是….

「讨厌的话就别戴了」

猿比古在回去之前小声地这么说,把从口袋里拿出的项圈扔给我。

然后就那样,看都不看我的表情,就径直出门离开了。

「啊啊」

我抓着项圈,坐在床上。

明明命令的话就好了啊,命令我戴上啊。

猿比古的话,在今天把项圈扔给我之前,一定花了很长时间挑选吧。

我转了转手里的项圈,注意到了项圈内测刻着很小的我和猿比古的名字。

「今天我就去接你好了」

我把圆圆的项圈打开,戴在了脖子上。

 

 ---------------------------------------------------------------------------

「在干吗呢」

去青服基地的路上,在抄近道肮脏的小巷子里被人搭话了。

转过身,有三个正一脸不怀好意笑着的男人。

「SUB一个人在这种地方走着,就是那个吧?惩罚!」

「哈?」

我一脸看蠢货的表情厌恶的瞪着他们,其中一个男的吹了个口哨,很要强嘛!这么说着,然后蠢货一样笑了。

「干什么啊,吵死了」

我咂了咂舌,那些男人们包围了我的四周。

「偶尔会有的吧,惩罚的一种,让自己的SUB被其他人袭击」

「你也是这种吧?有个变态的主人真是够呛啊」

「哈?」

真他妈恶心,我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我面前一脸冷笑的男人脸色变了。

「还真是傲慢哈,你这种态度,知道自己会被怎样吗?」

「啊啊,会怎样呢?」

旁边两个男人哈哈大笑,然后缓缓开口。

「Kneel」

「…….?」

「Kneel!我说Kneel!」

「所以说,什么鬼啊!啊啊,原来如此啊」

我懂了,手碰到脖子的时候,发现那里有早上自己戴的猿比古送的项圈。

这家伙只是在惹骂却没有冲上来打架,这么一想,原来这些家伙是把我当成了SUB,所以来搭话啊。

「可恶!我可是DOM啊!!区区一个SUB岂敢违抗命令!」

突然扬起拳头

晚了,太晚了。

在拳头砸到我之前,我弯下身子,直击对方空档的怀里。

拳头的声音伴随着一声狗叫般的嚎叫。

在这个男人倒下的那刻,后面的男人冲了上来,我把旁边的男人拉过来当靶子。

明明两个人只是撞了一下,然后却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美咲……你在干吗?」

转过头,身后是一脸懵住的猿比古。

「GPS在移动,所以我过来看看」

猿比古踢了脚躺在地上的男人,走过来,站在我面前。

「为什么要让别的男人看到你这幅样子啊」

猿比古的手紧紧的环绕着我的脖子

我用力的拍打他的手,猿比古很快的放松了力气。

「美咲……」

「放….开」

这一次,是双手环绕着我的背部,紧紧地抱住。

「……很合适」

猿比古用非常小的声音说着。

 

 

 

『Switch』

我们DOM有着叫做グレア的特殊能力。

在想要威吓发怒的对象时,DOM的眼睛里有着传播情绪的能力。如果对象是SUB的话,受到这种力量的影响,SUB很快就会臣服投降。就算同样是DOM,也无法反抗比自己等级高的DOM的力量。力量的强度于等级有关。也就是说,如果猿比古使用グレア的话,我没办法反抗。

 

然而,猿比古使用这种力量的情况,至今为止也只有一次。

那一次是在中学的时候。

虽然到现在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那天去猿比古家玩,突然猿比古一脸严肃的表情下了Kneel的命令。在下半身脱力,一屁股坐下去的时候,我明白是猿比古使用了グレア的力量。你干什么啊,我这么生气的骂道,猿比古也一脸震惊地俯视着我,然后对我说,抱歉。

明明在那之后,猿比古就再也没做过歪曲我自己的意志,强行下命令的行为。

 

「Kneel」

猿比古的眼睛阴沉下来。为什么。在这么想之前,屁股已经坐到了地下。

想立马站起来,膝盖却使不上力。

听到旁边议论的杂音,感受到周围投来的满满的视线,羞耻和愤怒使得我的脸涨红了。

「别开玩笑了……!」

我咬着嘴唇,愤怒地瞪着猿比古。猿比古俯视着我,眼神暗淡无光,嘴角扯动,粗暴地拉着着我的项圈。

「我才该说别开玩笑了吧……!」

猿比古咂舌,抓着我的手腕,就这样把我拽进了最近的一家旅……..建筑物里。

 

和猿比古吵架了。

虽然经常吵架,但这回和平常不一样。

已经一个月没有见面了。

因为,猿比古那家伙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强制使用Kneel。

不仅如此,说着惩罚一类的话,把我狠狠地做了一遍不,不可描述的事,还把项圈撕裂就那么回去了。

猿比古发火的原因,是我不小心说漏嘴,和打工的运动店里的同事约好下次一起去喝酒。

DOM的支配欲很强。等级越高,就会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支配欲望,从而过度的束缚住自己的配偶。

所以,我也在为自己大大咧咧就和猿比古以外的人约好两人出去玩而反省。然后就慢慢理解猿比古发怒,在人前使用命令也好,惩罚也好,都是没办法的事。

但是,破坏项圈这件事,还有惩罚过后却不安抚我这件事。这些才是我生气的原因所在。

明明想着猿比古来道歉的话就原谅他吧,结果一个月了都不联系我,也令人超火大。

越想越气,气得用力揍枕头的时候,终端震动了。

看了看手腕,是道明寺来的电话。

「喂,有什么事吗?」

「啊,八田鸦吗?伏见先生病倒了!!」

 

 

接完道明寺的电话后,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

高烧,呕吐,腹痛,手脚麻木。

听完猿比古的症状后,断定这肯定就是DOM的禁忌症状没错了。

DOM的等级越高,需求和本能得不到满足的话,身体就越会垮掉。治疗的办法,要么就是和SUB在一起,要么就是服用抑制剂。

晚上,我在静悄悄的医院,安静地小跑着,跳进事先问好的猿比古的病房里。打开门的时候,正看到猿比古在拔掉手上的点滴的注射针头。

「你干吗呢?」

「美咲….」

猿比古别开视线,咂了咂舌。

「你来干什么啊」

「来干吗?肯定是来听你道歉的吧!」

我夺过猿比古手里的针。

「喂,把手伸出来。是在打镇定剂的针吧?还没输完不要拔掉啊」

把针重新扎进去的时候,猿比古的脸变得惨白,我赶紧按下护士铃。

 

护士重新扎完后,猿比古老实躺着,背对着我。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叹了口气,站起来,强行把猿比古的身子转过来。

「猿比古最好的药,是我对吧?我已经不生气了,你快说」

猿比古的嘴唇微微动了动。

虽然可能仅仅只是吐息而已,我却像被命令一样,坐在了白色的床上。

一直盯着我看的猿比古,低下了头。

和以前总是粗暴的摸我的头发不一样,这次是手指非常温柔的抚摸着。

明明直到刚才还在家里的愤怒全都不见了

这就是恋爱中的双方,更爱对方的一方相对另一方处于弱势地位,而被爱更多的一方则占据主导地位?

「命令我吧,猿比古」

我从床上起身,跨坐在了猿比古身上。

我靠近因病脸色比平常更白的猿比古,把嘴唇靠了上去。

轻轻碰了碰脸颊就匆忙离开了。

「美咲,嘴巴」

「喔哦」

我闭着眼,慢慢地靠近猿比古,接着脑袋就被狠狠的抓住,嘴里被湿润的舌头侵入。

喂,刚刚那讨人喜欢的样子去哪了?嘛,算了

 

睁开眼,偷偷的看着身旁熟睡的猿比古。

瘦了,好憔悴…..

我抚摸着猿比古已经没肉的脸颊,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他再长回来

………我不在就会倒下吗……真没办法啊…..

虽说我是低等级的DOM,但此时此刻也变得无法克制情绪了。

我抱住猿比古,接着就感受到屁股上有什么在蠕动。

「…..醒了的话就说一声啊」

猿比古就那样保持沉默,把手伸进我的胖次。

再一次,在猿比古炙热的手掌里,我全身失去了力气。

 

「病好了的话,就把项圈修好吧,因为那是我重要的东西啊」

「….嗯,美咲」

 

对不起。

猿比古在我耳边轻声说。

心里突然变得有点苦涩。

我尽情地抱住猿比古,来代替那句没关系。

评论

热度(79)